关于我的初中语文老师

这几天和朋友说好明天去看高中数学班主任,不由想到在学校里遇到的几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师。虽然我的学生时代还没有结束,并且还将在学习的苦海中度过三年或者更久,但是年纪这么大了怀念下老师也是可以的。

小学老师记不太清了,初中的第一个班主任,彭睿老师,关于他真是有写不完的故事。首先我初中就是个叛逆的非主流少女,父母托人托关系将我送进一所全是尖子生的学校,就是那种你没有得过几个奥赛冠军都不好意思说的那种学校。初一的时候,彭睿是我们班主任,这位年轻的男老师喜欢穿白衬衣,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看起来像个新进公司的小职员,但是却出了名的严格。严格到什么地步呢,教室里黑板下面的粉笔槽每节课他都要用手去试试有没有灰,女生统一齐耳短发,男生寸头,为了头发的时候可以不上课,也要把班上整顿好。总之无论啥事,都要定下标准和规矩,并且我们要严格执行。说实话大家对此是有怨言的,看到别班短发妹子头发长度明明不合格但是也没人说,而我们必须把自己弄得像个男生一样。而且放学打扫卫生也会花很长时间。即便如此,但却没有人真正德反感他,因为他对自己也一样严格。军训时要求我们一刻不得松懈,而他也同样站在烈日下跟我们一起流汗;这么多年了自己也一直是标准寸头,只穿衬衣。

初二的时候,换了班主任,大家还是蛮高兴的。从此他也就只每天带带语文课,班上怎么样从来不管。只知道他后来升了职,有独立的办公室,而且吃完饭喜欢和另一位男老师散步(???)。有一次放学我忘记了什么事他叫我去找他,我到他办公室里,他拿出一个档案袋给我说这是明天期末考试的卷子,你可以看。我当时就懵逼了满脑子的卧槽。然后他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可能是想考验我吧,但是我对语文卷子真的没什么兴趣啊,一直都是随便考考的。然后我就乖乖等他回来,后来的事记不清了,好像就回家了,可能他也得到了期望的答复吧,因为从前上课他就一直说考得不好没关系不要作弊。我和彭睿关系算好吧,但是也是口无遮拦,直接问过他很多私人问题。比如,大家都说你爸爸是绵阳市委书记是不是真的,他说不是,只是大学教师。比如,你知不知道班上有个女生喜欢你啊你准备怎么处理,他说装不知道。记得还有一次,我们要求背诵《出师表》,可是我死活背不下来,和我一样蠢的还有另外两个男生,我们在学校留到天都黑了还是背不下来。彭睿很无奈,看到这么晚了就说一起去吃饭,去吃的火锅。点菜的时候惊呆了,他三十岁的人了居然叫服务员小妹叫嬢嬢(四川话,阿姨的意思)。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这个老师心里住了个小公主吧。托他的福,学校教师节写作文每次都写他,每次都得奖。因为他现在身居要职啊,哈哈。不过很久没有见他了,我是属于会偷偷怀念却不会迈出门见他的那种人。而且想到初中时候那么中二都没脸见他了。

我是常常会想起这个老师,一板一眼,严肃又认真,上课从来不笑,但是有人看到他上课憋不住了想笑就跑出去笑完了再进教室,我:??? 可能这叫反差萌吧,想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一说到老师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了,中二满满的我,不苟言笑的他。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记得我啊,这个曾经的非主流叛逆少女现在已经变成网瘾阿姨了。

=======

kujousaki

3 關於 “关于我的初中语文老师”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