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407]为赋新词强说愁

  几天前还是春天,却突然进入了盛夏。下午的光线暖暖的,好像我们正在做穿越时空的旅行,从春天穿越到夏天,从那天清晨穿越到多年前的下午。这两天还真是出奇的神奇,让人怀念和感慨。每天的时光依然一如既往的短暂,就好像模拟农场中的春夏秋冬,每天都日月如梭。中学的时候常常说,人生匆匆五十年,而现在大学四年过去了,我也许只能说,最近天真热啊!或者说,校园的玉兰开的很漂亮。
  蝇营狗苟岁月逝,乌飞兔走世事迁。每当一天过去,新的一天来临,每当站在春天的晨光中感受生活的时候,都会有种时过境迁的感觉,而最近这样感觉却尤为明显。或许并非仅仅因为四年大学时光飞逝而过,还因为一些相同的人变成不同的人,熟知的人变成了陌路的人,纯朴的人变成装逼的人,或者原本的高谈阔论变成装聋作哑,或者原本的不学无术被附加了自以为是。当然,也有很多这样的人被当作浮灰一样轻轻抹去,只剩下需要剩下的东西。
  依旧是“也就那样”的调调,依旧是“挺好的”之类的回答,每天不曾改变的自己也许正在进行难以察觉的缓慢蜕变。看见上面思绪混乱的日志,希望任何人都能知道这只是一篇正常的完全没有任何纠结元素的东西,只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为了日志而日志罢了。原本的标题是春天的穿越,就像现在的天气一样冷热无常,突然阳光明媚突然阴云万里。当然,或者说我总是在进行幸运的穿越,不止现在不止自己,我们一直都穿越于幸福中。

==========
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