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03]永恒の封印

序言·活在永恒封印中
  欺我事件已经时隔多日,网络管制、通信管制仍然没有解除。不知不觉已经进入八月,却还是只能在没有联网的电脑上写写日志、玩玩游戏,消息闭塞的生活,依然是漫漫无期。
  已经许久没有登录空间了,也不知这篇日志在我有生之年是否可以发表,但愿吧,但愿这个世界不总是事与愿违。今天已经是八月三日了,前些时日每每按住键盘,都有很多很多事想写,却总也无法落笔开头。今天终于得以继续,我久违的日志。
  新闻评论,思想讨论类的文章,已经不想再写了。对某些人、某些事,已经不抱希望了,再说我本来也没有评价田超的义务,因为我从未成为过这个田超的主人。罢了罢了,以后还是写随笔吧,以前的评论文就让它慢慢沉没吧。也许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曾经对这个田超抱有希望。

七月一日·横跨时空的旅程
  不得不说,一个月前的这个日子,对我来说是奇妙且忙碌的。清晨还和爱人在和煦的阳光中卿卿我我,中午却回到了即将离别的大学校园,下午在北京机场悠哉的吃着日式料理,晚上又登上了飞往迪化的飞机。一天之中在四地市之间忙碌,却是我人生中非常奇妙的一天。
  也就是这一天,我与生活、学习了四年的大学挥手告别。拿着几万元换来的那张沉甸甸的纸,百感交集。就是这一天,我的学生时代结束了,这么的平静和坦然。与爱人在火车站依依惜别的情景,同学们相送的一张张面孔,破旧和闷热的火车站,日本料理的午后红茶,北京机场的公用电话,从迪化机场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那一幕幕如胶片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就像下面这张带有深刻内涵的画图板作品,它的意义同样深远。那是什么呢,是六二九至七一的美好记忆融合而成的图画。好奇多动的小猫,涂满紫药水的受伤的膝盖,破碎的手机,稍微有些辣的烧烤,令人不是那么舒服的似乎充满灵异的房间,这些记忆都清晰的留在心里。

1

[图1]内涵深刻的图画

七月二日·三个小时的距离
  凌晨一点多,我终于再次踏上家乡的土地,一种淡淡的亲切感和失落感也悄然散播开来。回来了,最终还是回来了,虽然仅仅是三小时的距离,却感觉依旧是万水千山。
  像每年一样依然是姑姑负责接机,然后把我送到家里。和往年不同的是,这是最后一次放假回家了,而且父母也在内地工作,我苦命的只有独守空房,悲剧啊。还有远在千里的我朝思暮想的爱人啊,只能靠打低价电话和发高价短信来联系了,只有用电脑视频的时候才能见面,真是苦命的远距离。

七月四日·漫无止境的八月
  最后的假期,依旧无所事事,重新拿起久别的动画,又一次回到了热血沸腾的年代。凉宫春日的新作已经把无厘头搞到了令人无语的地步,“漫无止境的八月”,这种毫无剧情的令人无语的恶搞,到底准备浪费多少集。
  阿虚啊,你快点把她搞掂吧,再这么下去观众就要暴走了。

七月五日·相隔廿载再起浪
  从未想过这样震惊世界的爆卵竟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可是事情的出现总是那么出人意料让人始料未及。期我事件无疑已经成为零九年恶性群啊体事件中头条中的头条,影响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伤亡极其惨痛。
  本应像往常一样平淡无趣的下午,却被QQ中突如其来的消息与图片打乱了。爆卵,这是新中国历史上至今最严重也是最恶劣的一次,死百伤千,历史罕见。从团结路到南门、山西巷、二道桥、大巴扎,几乎一片狼藉。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可恶的缠头们又再闹事了。
  新大校门被毁,多个门面被砸,满地都是倒地的民众,就这样,虽然网管们不断的删贴,但是各种各样的坏消息与惨不忍睹的图片还是传播了一晚上。令人愤慨,令人心痛。

2

[图2]燃烧的车辆和狼籍的街道

3

[图3]二医院门口正在行凶的暴徙和倒地的民众

七月六日·一夜梦回北朝鲜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奇迹般的穿越了。身边的一切都回到了那个令人无奈的国家,北朝鲜。请注意,这不是穿越小说。
  全省断网,就是这么回事。然后是七日傍晚的时候,手机短信服务、GPS卫星导航也被终止了。后来才知道,这叫网络管制和通信管制。至此,我区正式进入通信、网络、交通三项管制的年代,我仿佛突然从南韩穿越到了北朝鲜。“消息开放越早对辟谣越有利。”翁俺事件后肿宫所说的话,现在似乎成了一种讽刺。再后来,凤凰卫视也被河蟹了,我彻底的无言以对。请问这样的大河蟹形式下,我如何明真相?
  另外截至到六号,大湾、延安路,混乱仍在继续。西红柿也终于放了一声响屁,当然,只是复制粘贴以前的稿件而已。有组织有预谋,海外返洞势力,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打咂抢烧。真怀疑西红柿的孙子们整天吃的什么饭。
  另据悉,军区在六日已经出动三千人,全省进入一级战备。

七月七日·绝望之中现怒吼
  截至目前为止,部分街道的混乱仍在继续,善后处理工作也迟迟未开始。部分市民对脏腑失去信心,认为脏腑已经无力保护市民的人身安全。另外,在市区街头,依然行人稀少,危险的气氛仍在蔓延。
  中午三时许,笔者小区发生情况。人人手持棍棒或其他武器,开始涌向街道,并声称脏腑不管事就要我们自己保护自己。据悉,这种情况不仅仅发生在本小区,在其他街道也有很多类似情况,这可以说是汉族同胞对缠头族的反扑。就在本人手持钢管声援同胞的时候,路上一个老太太说道:“狠狠的打他们!”这种仿佛来自战争年代的场景让我感触颇深。
  建工医院附近五个敌人被民兵消灭,这是五号截至到现在唯一的捷报。但是很快的,形式开始倾斜失控,约四百余人(另传上千人)聚集街头进行游型是威,其高喊的口号更是惊世骇俗:“打到某某泉,滚回山东去,血债血来还。”矛头直指处理紧急事件软弱无能的已经连任很久的眉毛上长了一个瘤子的某人(以下简称老瘤)。当然,在游型队伍的末尾,还有一辆警车,用扩音器高喊着“请大家保持克制”。
  下午,老瘤终于发表了电视讲话,声称脏腑有能力解决问题,并将给予受害者及其家属妥善安置,并且声称希望大家各自回家,不要搞民族对峙。至此,事件终于开始初步缓和。

4

[图4]笔者小区路口手持棍棒的群众们

七月八日·惨惨惨惨惨惨惨
  无论是中央台,还是本地台,都依旧还是在播放迪化打咂抢烧杀事件的惨状,被烧毁的汽车,受害的群众,丧心病狂的暴徙。这一幅幅照片,一个个视频中的暴行,令人发指。电视上循环播放着老瘤的讲话,以及无意识重伤者认领。街头,电线杆,报刊,也都张贴和刊载谴责三啊股啊势啊力,维护民族团结的通知和大字报。
  没有网络与短信,我这样的宅人被迫走上街头搜集消息,街头巷尾,都是让人而不忍闻的故事。在一家超市里,笔者就听见了这样的惨剧,是五号时在天桥上发生的一幕,暴徙拦截住一对母女殴打女孩,在母亲跪地求饶的时候,暴徙将女孩扔下了天桥。惨无人道,毫无人性。
  还有很多很多割喉砍头、孕妇被剖腹的故事,真是现实中最真实的悲剧……

5

[图5]九日在广场附近拍摄到的巡逻车辆

七月十五日·漫无止境的管制
  南门到大湾又开始交通管制。不能上网和发短信,只能打电话的日子似乎也已经慢慢习惯,可通信花销却越来越大。渐渐的,我也开始烦躁不安。怒骂脏腑的办事不力,诅咒这该死的管制,但是这样的北朝鲜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咒骂是没有用的,即便再有怨恨再有想法,也丝毫改变不了这个田超。一切弊端与缺陷,在突发事件出现的时候,全都暴露无遗。渐渐的渐渐的,我开始对田超失去信心。佚名,也许是改变周围社会的唯一出路。

七月十七日·不为人知的真实
  这天,我和高中同学以及我的高中老师进行了一个小聚餐,大家的变化都不大,只是老师稍微胖了一些,那种高中的感觉,令人怀念。谈起期我事件,我的高中老师更是近距离经历,用他的话说,那天的事情现在想想仿佛是在做梦。
  就是事件当天(五号)的中午,他接到现在在五金指挥部的一个以前的学生的电话,说下午不要出门,其他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但是他也没有当回事,下午便去了二医院看望病人,一路上就看见街上的气氛不太对劲,后来听说街上开始闹事了,就赶紧前往医院躲避,后来又在街上看见三个头破血流的人,以及一对倒地的老夫妇。当他躲进医院的时候,受伤的人开始接连被送来。
  医院门口来的五金,进行医院的防御。他从窗口向外望去,仅仅是没有探出头去的狭小视线里,就看见四个人倒在地上。再后来记者来了,用摄像机拍摄了这些倒在血泊中的人们,但是却没有管他们,直到半小时后,有个人才慢慢爬起来,而另外三个,估计希望不大了。医院里也是同样的场景,送来的伤者,先拍摄再抢救。
  而窗外的景象更是令人匪夷所思,是结肠们正在追捕一群缠头族。结肠们和缠头们的数量差不多,速度也差不多,前面的缠头们在散步,后面的结肠们也在散步,悠哉悠哉,丝毫不是在追捕的意思。
  造舆论,抓现行,这确实是获得国际支持,将暴徙绳之以法的一种方法。但是这样的特殊时期特殊时刻,人命关天的时候,还需要用这种欲擒故纵的煞笔方法吗。
  对于这些场景,他只是说,并没有做什么评论。我们也只是听,无奈也罢,愤慨也罢,只能如此了。事先知道消息的事件,迟迟未到的结肠,爱岗敬业的记者,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的老师当晚在二医院躲避了一晚上,直到次日白天才回家。

七月十九日·挥之不去的阴霾
  最近迪化的天空,一到傍晚总是阴云密布,但却总是光打雷不下雨,或者稀稀落落的下少许几滴,到了第二天中午又开始烈日炎炎。
  虽然没有网络和短信,但玩游戏看动画打电话的日子过的也算舒适,日控的情绪也再次升温。信长之野望,貌似又回到了高中研究日本史的年代。

6

[图6]一五五五年大名势力图

七月二十一·高手点评的胡话
  在失去联系多日之后,终于给外地的同学拨了通电话,并告诉了这里的情况。在电话中得知,他认识的一个朋友的同学,在这次事件中不幸去世。受害者原为一中学生,后考入人民大学,今年刚刚毕业,却不幸遇难,真是莫大的悲剧。
  当说道二医院所闻的事件时,他说,五号事件虽然爆发,但是七号汉族反击事件后胡才从国外赶回来,意义是很明确的。他说,胡在新闻讲话中说,要不惜一切维护民族团结,却不说不惜一切平息那什么,其原因就是田超挑明了给地方指示,即使不管缠头,也不能让汉族弄事情出来。
  当然,这是个人观点,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们不得而知,也不想以身试法。

七月二十三·相同时日再十月
  街上虽然以及恢复了往日的情景,但是每个路口仍然站着五金。相传为了保证田超同志的六十大受,网络和通信管制很可能要持续到十月了,这真是另广大网民和网络卖家为之一“震”的消息啊。
  在街上无聊的闲逛,不知觉却走遍了半个城区。这些曾经熟悉以及不熟悉的地方,似乎还是和原先一样平静。

7

[图7]也许路上是用手机随手拍的照片

七月二十七·很黄很囧很暴力
  不小心看了一个叫作“School Days”的动画片,HKG却把它翻译成“日在校园”,不过最后确实名副其实,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囧的动画片和最会吐槽的字幕组。
  一开始原本是正常的校园纯情动画,到了中期竟然会逐渐出现一男多女还随随便便就工口,后期竟然又成了恐怖凶杀,简直就是在挑战观众的忍耐极限。还有HKG字幕组的同学们竟然在动画中肆无忌惮的吐槽,而且这种吐槽还不仅仅是一个人。
  这辈子没看过这么囧这么不河蟹的动画……

8

[图8]清纯的一塌糊涂的动画封面

八月一日·不知道在干什么
  参加了一个婚典,却只是其中一个节目的很无关的相关人员。帮乐队照相和拿东西,唯一上台的作用是拿麦克风,囧。不过那天的节目确实很有趣。一个可以变出鸽子变出狗的魔术师,还有把纸变成人民币再变成美元。还有垃圾的舞蹈表演,五音不全的歌曲。
  最恶心的是一个煞笔女人先唱了一个张娜拉的完全没调的韩语歌曲,又唱了邓丽君的时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那个唱功和音调,那个日语发音,简直让人想自爆。虽然请的表演者们很奇怪,但这仍然是一个非常有趣和豪华的婚礼。

9

[图9]很穷的我还是第一次到喜来登

八月二日·漫无止境的八月
  八月终于来了,网络依旧只能访问省内,手机依然不能发短信,无奈的日子依然在继续,对田超的怨恨依然在默默积存。沉默啊沉默啊。终于在省内聊天软件上看见有人发布上网方法,竟还真有代理可用。
  兴奋的上了几秒钟的QQ和网易,立刻又再次掉线了,在这之后,省内聊天系统也失去联系,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本来时常上网买东西看新闻的人,没想到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连上网,发短信,都是一种奢求。仅仅为了自己的权位,竟然害怕到如此地步,悲哀悲哀。
  另据本地新闻报道,本市两百多家网吧申请停业,难道这样的损失,这样的帐,真的要完全算到海外势力的头上?这就是我们强大的田超,被几个外人闹翻了天?还是赶紧考虑佚名吧,可笑可笑。

10

[图10]百无聊赖中只有靠这些东西打发时间

结尾·等待发表的日志
  至此,一篇千字的日志终于结尾了。但是何时才能将此文发表,依然还遥遥无期。也许等待此文的,最终依然是永恒的封印。

====================
L&L
090803PM-090804PM
====================

补充·逃脱之后的发表
  本人九月终于逃出平壤将本文发表,但是这并不是全部事件的终结。请各位继续关注本人后续文章,永恒の封印·第二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