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904]永恒の封印·第二章

  上一篇日志是管制期间的第一篇文章,现在逃出平壤之后终于得以发表,但那并不是这些日子的全部。请大家继续关注第二章的下文。

八月十日·继续无聊
  封印仍然在持续,不断的有各种传言出现,但也再没有更大的风波。每天持续着玩电脑,去表弟家吃晚饭的生活。这一天唯一值得一提的新闻,估计也就是阿富汗飞往鸟市的飞机传说有炸弹,于是被拒绝降落后返航的事情。另外,鸟市在线有文章反映,部分民众开始担心自己QQ号会因太长时间未登陆而注销。

八月十一日·暂时突破
  有人似乎通过腾讯的某地服务器上了QQ,本人也通过博州的一个代理小试了一把,确实可以成功。遗憾的是只能通过QQ传送文字信息,而且速度也十分缓慢,不过在这封锁之中,这已经算很难得了。倒是我内地的同学们被我吓了一跳,都在问我怎么做的,看来这时候连上QQ,都已经算是个奢侈的奇迹。
  值得高兴的是,我终于可以向外界告知所有的真实,而不值得高兴的是,发现所有省内的同学群,都被无情的和谐了。所有与本省有关的群,均以“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关闭。
  在我上QQ的那段时间里,一些我的朋友在得知事情的内部参考消息后均作出评价。一位朋友称此事是欲擒故纵,为缓和矛盾情绪确保今年十一创造条件。这与本人想法不谋而合。在我看来,这场闹剧是脏腑提前知道消息的状况下欲擒故纵,拖延时间,为赢取国际舆论争取更大空间。借用那位朋友的话,这是个国家阴谋。
  另外一个考虑,据本人分析此事矛头也可能指向王瘤子。自从上嗨帮失势以来,陈杜纷纷下马,黄也去世了,上本已没什么势力。加上团派的步步逼近,上的势力也减弱,身为江系的王自然越发危险。此次事件很可能是拉王退位的前兆。
  另外说什么三姑势力策划只不过是推脱责任的毫无证据的借口。多少年来,脏腑内部,脏腑与敌对分子的斗争都在持续,不过无论多么错综复杂,也只是黑色互斗而已。有人用谎言制造事端,有人用谎言粉饰太平。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多少年从未改变。继续沉默吧,即使衰亡民族,也只能选择默无声息了。
  其次,从朋友那里还听来一个笑话,在此说一下。以下引用朋友的话:“(郑州)升啊达啊大啊学,在我们学校旁边,全国人民都不知道,我同学从国外回来,头一个问题就是问我,升啊达啊大啊学包乱了你知道不?那几天,我们的短信里,只要包含升啊达啊暴啊动,这几个字,就发不出去。我数了数,十一辆经过特殊改装的依维柯静车。”
  这个笑话告诉我们: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身在祖国,却不知祖国每天都在发生什么。
11
[图]所有相关QQ群公告显示群被关闭。

八月十二日·腾讯回应
  虽然本人可以通过一些非合法渠道登录QQ,但是省内大多数的网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很多省内网民都担心自己无法上网期间,QQ等多项网络业务因长期无法登陆而被注销。对此,深圳腾讯公司在十二号回复了关于该地区网民担心的问题,腾讯公司称,网络管制期间,会按照常用IP判定,不会回收该地区网民的帐号。这才让广大网民松了一口气。

八月十三日·和谐春风
  这天,本人经常登陆的省内社区网站因“维护”被关闭了。百无聊赖之际点开省内新闻网,查看了一下官方对欺我事件的报道。报道称:“总队官兵闻令而动、迅速出击,有力地打击和震慑了敌人,发挥了中坚力量和突击队作用。”这样的句子映入眼帘,令我无奈和无语。

八月二十四·一些饰品
  无聊的封印生活仍在继续,百无聊赖之余只能打打单机、玩玩传私打发时光。不知怎么前几天的一个晚上突然想逛逛五一夜市,却成了消费的开始,先后买了手链手表手镯等一系列物品。囧,碎石手链戴起来很有趣不过在未来的九月壮烈牺牲了,手表不得不买的原因是那大烧饼的背景,学名电视测试信号。
1213
[图]手表手链,手表手链。

八月二十五·空降首级
  谁也不知道他的到来,直到临走的时候新闻才报道我们亲爱的主席君临平壤。怪不得这几天路上四处诫严行动不便,原来是这么一位大人物莅临。我们平壤市真是感到无比荣幸。当然,他来不来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我依然是在家玩传奇而已。

八月二十九·再起风云
  胡老板前脚刚走,后脚这边就又闹出了乱子。二十九号新闻办告知大家平壤发生针札案件,称其为“一些市民”的“骚扰”,让大家注意。这也是新一轮大剧情的序章。另外,部分单位也接上级通知暂时放假以保证员工安全。

八月三十日·乌云城市
  和几个在本地组织动漫社团和活动的人一起小聚了一下。听着那些熟悉的语言和名词,还有那些熟悉的思维模式,似乎突然有回到了很多年前,对动漫充满热情的年代。聚会的人中大多都是和我一样亲日的,口径的一致令我感到十分欣慰,一个人把这里比喻为巴格达,而我则把这里比喻为平壤,还说有机会还是必须移民的,中国太乱了。确实,这里的感觉,仍然是混乱。

八月三十一·退居二线
  由于长期无法上网和发短信,经过慎重考虑之后,本人决定乘一号的飞机离开平壤,退居二线。长达两个月的封印终于要结束了,我在封印期间写好的第一章也将可以发表。在离开平壤之前,我最后再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房间。在一个角落发现了我在初中或者更小时候制作的国旗,完全手绘且精致,阿麦利卡,这也许就是我儿时的梦想。
14
[图]已经开始泛黄,满是灰尘的儿时梦想。
15
[图]一号清晨,平壤的云层上空。

九月一日·第一站
  逃脱封印之后,落地的第一站便是西安。先是周围地区的秦陵、昭陵,然后再是视察西安城内。沿着未央街南下,在市中心的垃圾酒店就住之后。后匆匆踏上旅程。
1617
[图]武则天陵前的无头番臣。可怕。

九月二日·第二站
  陕西之后是河南,也是父母现在工作需要暂时所处的地方。因个人隐私原因此处省略。另外,我前脚刚出省,后脚又再次事发。三号时一在内地上学的平壤朋友问我平壤暴发油形了?我一问,还真是,几万人的大手笔。原因据称是民众对脏腑无能的不满,而官方则没有说明原因。此事件因较为复杂,此处省略,后续第三章中详细报道。

九月几日·第三站
  为了暂时缓解这千里的思念,行程的第三站是河北。军供的回忆,高层的清晨。发生的,太多太多。因安全原因此处暂不记叙,后续日志将专题撰文。
18
[图]九月八日十六舍对面的小花。
19
[图]和爱人一起从那约看保定。

九月十一日·第五站
  旅行的第四站是六朝古都,东都洛阳。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来仙境的缤纷洛阳城版本。虽然城市不比省会,但建设的还算不错。
20
[图]标志建筑,顶端有象征洛阳的牡丹。

九月十四日·华丽
  十一日的时候又一次回到父母工作地,位于三门峡附近。然后某一天,小姑父经过了这里,再次借宿一宿的时候我也在他所住的宾馆借住了一夜。此宾馆一般华丽,客厅有电脑和等离子彩电,卧室也有等离子,其余见图。
21
[图]客厅,左边沙发上是我小姑父。
22
[图]卫生间,左边的东西按键太多不会用。

九月十八日·第六站
  因我爸工作原因,十五日的时候有幸又去了山西,体验了一下山西的大院文化与矿业资源污染。唯一觉得不错的地方是绵山风景区,也是道家圣地,险峻的山岭上满是道观,还有十分不错的山水林园景观。
23
[图]绵山入口景色。

九月十九日·可怕
  日韩真可怕,坠崖成文化。这一天,得知臼井仪人去世的消息,我很气愤。一想到我们亲爱的臼井仪人,伟大的日本著名漫画家,久经考验的动漫产业战士,不幸坠崖去世,我万分悲痛。前几天还和爱人一起看《蜡笔小新》,现在动画和漫画竟全部完结。唉,世事难料。另外这个事例告诉我们,千万不能乱爬山。

九月二十日·放纵
  和我妈一起去银行办事,取了一点钱,然后存了一点钱而已。不过这是我第一次感受用袋子装钱。
24
[图]经过我手边的那些纸片们。

九月二十二·悲剧
  经过了几个月的漫长等待之后,单位终于通知报到时间了。而悲剧的是,报到时间是九号,而这之前我才刚刚订了九号的特价机票。不可改退,唯有作废。然后还订了我表弟来这里游玩的往返机票,似乎过几天有的忙了。

九月二十几·第几站
  写到这里的时候是九月二十三号,以后的行程应该如下。河南,陕西,河南,山西……
  另外,永恒の封印第三章也在紧张收集资料中。在第三章中,笔者将用大量亲自收集的图文为您描述一个不平凡的中国和一个不平凡的城市,那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华丽的真相。敬请期待后续文章,永恒の封印·第三章。

==========
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