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924]永恒の封印·第三章

  在之前的第二章中,笔者粗略描述了乌市最近发生的种种不为人知的事件的真相。继七伍事件之后,九二大游行又再一次震惊全国,甚至演变为几万(另传二十万)民众要求仲供新疆第一把手王××下台的政治危机。
  笔者虽于九月一日离开乌市到达内地,但是笔者的乌市朋友和同学在这其后的一段日子里都搜集到了很多九二大游行的重要资料。因网络和信息峰锁,许多重要资料无法流出,但是仍然有很多乌市民不畏艰难险阻将这些资料带出新疆。现在,我这里已获得包括映像、照片在内的许多重要资料,读者如有需求可向本人索取。
  据报导,乌市针札受害人超过五百,连续三天,数以万计的汉(和谐)人上街游行,在南湖广场(市政所在地),人民广场(省政所在地),南门等多处主要路段聚集,抗仪当局治安不力并提出反腐败、王××下台等政治诉求,五警施放催类弹,驱散示威者,至少造成五人死亡、十四人受伤。此后乌市党萎书记和新疆公安厅长被撤职,公安部长孟建柱赴新疆压阵,乌市局势紧张。
  本人的一位朋友当日在和乌市通电话时,也清晰可听见窗外游行队伍高喊“王××!下台!”的声音不绝于耳。另外,从笔者的朋友秘密带出的映像资料可以了解到,此次游行范围之广规模之大,矛头之尖锐为历史罕见。在笔者朋友所拍摄的映像资料中,可见五警也阵势宏大,并不时与民众发生身体冲突。也可以看见投掷催类弹的场景。这都是国内官方报导所没有的。

九二大游行之全记录:
  为了仲供建政六十周年庆典平安举行,胡哥八月二十五日刚刚结束了新疆的四天访问,再次强调稳定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当局从九月一日到十五日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新疆七伍事件展”,当局展出大量血腥恐怖的图片和录像,把一切责任都推在热等境外三故势力身上。
  新疆区政府二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乌市近期的针札伤害案件。当天,数百名乌市民走上街头抗仪。所喊口号表达的意思,一是对七伍事件时迟迟不做为的不满,二是责备政府处理针札事件的无能,三是希望新疆书记王下台。(七伍事件详情见之前日志。)
  三日,乌市数万名汉(和谐)人上街示威游行,抗仪政府维护治安不力,要求新疆党萎书记王××下台,民众高喊“王××下台”等口号,有市民亮出“打倒王××”的横幅标语,遭到五井镇鸭。据新疆公安部门通报,三日的示威造成十四人受伤、五人死亡,但并未提及死亡原因也未提及五警与民众的冲突。
  四日,乌市再有上万名汉(和谐)人上街游行,冲击市政府大楼,继续要求王下台,五警施放催类弹,并与示威者发生冲突,抗仪民众投掷塑料瓶还击。公安部长孟建柱四日赶到乌市,继续指责是分列分子制造了这些事件。市政府发出通告,严禁未经许可的集绘、游行及示威,并出动宣传车扩音。不过,当地民众并不理会。
  五日,五警再次释放催类弹,驱散在市政府外聚集的民众,神秘的针札事件仍然时有发生。乌市区实施交通管制,大部分商铺关门,全市停工、停课。同时限制外国媒体报导。同时在五日,新疆党委决定,免去乌市萎书记的职务,同时撤换公安厅厅长。
  至此,持续三天的大游行终于告一段落。但是两个民族之间的怨恨,民众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依然在继续。虽然政府的说辞一直是境外分列势力挑唆民众,但是作为一名在乌市出生和成长的老新疆人,我可以负责的告诉各位,告诉每一个人:参加游行的几万或者几十万民众,包括我的同学、亲戚和朋友,都没有受到任何所谓一小撮的挑拨,也非不明真相;参加游行的每一个人,都是自愿的发自内心的认为政府实在无能至极,王应该滚回山东。
psu
[图]民众聚集在自冶区政府前,要求王下台。

九二大游行众说纷坛:
  新花社九月三日报导:“二日下午十五时五十分前后,乌小西门商业区一带发生商户和周边群众上街聚集并游行事件,游行持续约一个小时。”“乌数万人三日在主要街道和商业区聚集游行,抗仪连日来发生在乌的‘针赐伤害’事件。聚集人群致使城市部份交通瘫痪,乌警全面出动,维护现场秩序。仲供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党萎书记王××和市萎书记栗×到聚集现场,呼吁民众保持克制冷静。”
  新花网九月四日报导说:“一些群众因此在市区部份地区聚集游行,要求严惩犯罪份子。在聚集游行过程中,少数群众情绪激动、行为失控。”
  新花网九月五日报导说:“九月三日至目前,因再次发生数起‘针札事件’,导致群众聚集游行,部份地段发生小规模冲(和谐)突。”
  新花社的报导对于“行为失控”和“小规模冲(和谐)突”都没有详细说明,其它中国媒体的口径与新花社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好似复制粘贴。
  美国(和谐)之音九月四日报导:“这次游行示威……很快就聚集上万民众。”“一位新疆居民说:‘全都是汉族,……喊的口号是王××下台,王××滚蛋。’”
  德国(和谐)之声九月四日报导说:“周四进行的抗仪示威活动中,示威者们还喊出要求新疆自(和谐)治区区萎书记‘王××下台’的口号。……有网络公布的消息称,王××讲话时,有人向他投掷水瓶。”
  华盛顿(和谐)邮报九月六日报导说:“成千上万抗仪者星期四和星期五要求栗×和他的上司、新疆党萎书记王××下台。”
  英国泰(和谐)晤士报九月七日报导说:“当王××要向抗仪者发表讲话的时候,抗仪者们的吼叫声压过了他的声音。”
  英国金(和谐)融时报九月五日报导说:“新疆政府出乎意料地遇到自己人的愤怒。几十年来,新疆当局把数百万汉族人带进新疆,对这个最西边的地区进行殖民。统治者一直对当地最大的民族维保持警惕,视为主要的安全威胁。但是自从星期三以后,汉(和谐)人一直在新疆首府乌街头游行,要求新疆党萎缩书记王××下台。”
  澳大利亚日报九月五日报导说:“中国主席胡视察新疆仅仅一个星期以后,这里再次成为火药桶。”“大规模抗仪呼吁王××这样一位高层党的官员辞职,这在供缠党中国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英国卫报九月三日报导说:“成千上万汉族人走上街头,示威者要求当地最高官员下台,这是汉族人对供缠党发出的罕见的公开挑战。”
  中国媒体除了没有报导抗仪群众要求王××下台的细节以外,还对另一个细节守口如瓶。德国(和谐)之声九月五日报导说:“周四和周五都发生了示威者同井方的冲突,井察动用了催类瓦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九月四日报导:“井察星期五向示威者发射了催类瓦斯。”
  在华尔街日报九月六日的视频报导中可以看到,中国井察向示威人群发射了大量催类弹,以便驱散他们。
  新花社九月四日的英文报导曾经报导井察对抗仪示威者使用了催类瓦斯,但是新花社的中文报导并没有提到这个细节。
psu (1)
[图]民众在政府前与五井对峙。

九二大游行花絮一则:
  据香港媒体报导,在九月四日的游行中。五警向示威者施放数枚催类弹,驱散示威者。警方施放催类弹后,人群散去,双方没有激烈冲突。当时有香港记者在现场采访,无线电视台(TVB)及Now宽频的三名记者被五警拉扯,按倒地上。TVB记者林子豪指,他被五警用警棍打伤肩膀,他们更踢他的手脚,而摄影记者刘永全则被绑起十五至二十分钟,摄影机损毁,而Now新闻台摄影师林振威近距离拍摄殴打记者的片段被没收。而林振威指,曾被三人殴打,眼镜被打脱,额头被打肿,长裤内侧被撕破。从有线电视拍到的片段显示,一名记者被绑起,跪在地上。三名记者其后被带往派出所。
  经多方交涉及强烈抗仪后,三人被扣留近三小时后,到傍晚获释。Now新闻台发表声明,强烈抗仪新疆有关当局,用暴力阻止正常采访,并殴打他们的摄影师林振威;已透过中联办及港澳办,要求新疆当局立刻释放被扣人士,并安排医疗人员为他验伤及医治。TVB亦发表声明强烈抗仪。
  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表达强烈抗仪,要求立即释放香港记者及摄影师。记协指出,有关记者身分明确,出现误会的可能性甚低,五警的做法,难免令人推论,当局是不希望有关过程为外人知悉,是公然践踏新闻自由、企图剥夺公众知情权之举,记协对此予以强烈谴责。记协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有关新闻工作者,并向他们道歉,以及就他们可能蒙受的损失作出赔偿。
psu (2)
[图]香港苹(和谐)果日报报导。

九二大游行背后故事:
  乌市九月三号数万名汉(和谐)人由形示威,抗仪“打珍党”伤人和当局治安不力,要求王××下台。四号,上万汉(和谐)人包括大学生再次上街由形,抗仪王××等官员贪(和)污腐(谐)败,更强烈要求王××下台,将由形示威上升到政治诉求。
  现年六十五岁的王××原为山东官员,由于巴结江,自一九九五年出任新疆党委书记已经连任三届,以铁腕手段治疆十多年,欺男霸女。当年他从山东调来大批援疆干部,仗势飞扬跋扈。
  在新疆城市建设、土地、石油、道路等各种项目中,许多老板都是王××的山东亲朋好友,包括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以及名列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华凌建材集团老板米恩华等。
  在王××的扶植下,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私人油田拥有者,广汇先后兼并重组新疆第一汽车厂、机电公司等将近四十家国有企业,仅乌市红十月小区的房地产,就为广汇带来几十亿的收益。
  这次汉族示威民众提出反腐的政治诉求,这在很大程度上与王××的腐败有关。王××在新疆主政十五年,得到江的庇护,成了汉(和谐)维共愤的“新疆王”。王××的“山东帮”一手遮天地垄断了新疆所有的资源,王从中牟取暴利。
  王××在七伍事件之后向乌市民众说:“我们的专政力量完全可以把坏人打掉。”如今,乌市的汉族民众还会相信他吗?

第三章的尾声感言:
  写到此处已经是深夜了,想到那些七伍事件中死去的无辜民众,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亲戚的一位朋友,全家十口人在七伍事件中九人被杀害。在事先知道消息的情况下为什么整整一小时没有出井,更有井察眼看着伤者死去。难道即使这样,我们还要钟爱着那个高高在上的政府吗?
  多少年以来,中国人饱受屈辱与苦难,但五千年积累下的奴性从来都使我们默无声息、逆来顺受,正如鲁迅所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这次,民众的认识很清晰、看得很透彻,民族矛盾和治安处理的不好,党的书记要负主要责任,一把手要下台。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爱不爱国,也许我是爱国的,我爱这片土地以及每一个人,但是我决不认同这样无能的政府和这样无能的领导存在于祖国的土地上。最后的结尾,还是那句七月七日就已经被乌市民众喊出的话:打(滚)倒(回)王(山)乐(东)泉(去)!

==========
L&L
【此文禁止转载 如需引用请注明出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