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28]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俗话说得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长翅膀的一定不是天使而是鸟人。顺便提一下鸟人战队,就是五个人,每个人一坨颜色,一点统一观念都没有。唉,正所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人生自古谁无死,一片孤帆日边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了,曾经夏侯渊在定军山说过一句梦话:“无名小卒,啊哈哈哈哈哈!”吕布也曾说过:“天下无双!”然后就隐身去了,磕死,原来古人也用QQ。疯狂的时候总是很阴沉的开始,阴霾的天空却又让人兴奋。当灵动的飞鸟轻轻掠过枝头时,您的内心是否会有同样的触动呢。时光如水,生命如歌,沧海桑田,花开花落,再璀璨的星光也会逝去。找人总是一件麻烦的事,特别是当初中班主任的电话也是空号的时候。高一的时候曾经说过,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当然,这个和前面的不是一回事。Symantec也已经失去了信任,还有什么可以提供保护呢。不知所云的东西不一定会匪夷所思,但是这两个词又有什么区别。比起那句“你!找孤何事?”以及“呵……来人,把他给我斩了!”也是一样的吧。前面即使出现怪物,也不会挡住行军路线吧。又有多少人还能记得克塞号呢?还有多少人能知道海雅呢?还有,一起在赤月无聊的日子。还有大X天堂综合医院和CI水枪,还有五星路上“我是神经病”的回响。光与影,路灯下的雪花,夏日的微风。再到NESTS和SKYEYE,拿着“婴儿JUMP”讨论伊格尼斯的梦想。正所谓“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谁知道吾人在说些什么呢,每当二月三十号的时候,我总是想到一些令人怀念的往事,螳螂与蜗牛的故事令人神往。我还依稀记得那只看电视的麻雀,也许它不是麻雀,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总之是鸟就对了。说了这么多,也许有人会说我是瞎扯的家伙,正如曾经写月华的同人小说时一样瞎扯。随便了,全知全能的神,也许应该知道吧。就此落笔,该是上课的时候了。此地不退不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