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18]曾经的梦想·忆少年

  有时候在空间里写一些类似中学生作文的日志,却常常有不错的评价,也许是因为有着相同的回忆,相同的感触吧。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人说看我的日志有一种青春散落的感觉,虽然不想妄自菲薄但我写这些日志和平时的时评是不同的,随笔一样写写而已,其实本质还是小学生的记叙文。
  虽然很多人看我空间的日志说我文笔不错,其实我在中学和小学的时候作文得分基本都是倒数,记得初中有一次我的作文甚至被老师念给大家听,不是因为写的好而是因为完全抄了前几天的报纸新闻,然后加了一句感想。因为我的语文分数向来是班里比较差的,因此连续很多年,语文老师们似乎都对我没有好感,但是偏偏我老妈又是师大中文毕业的还当了几年老师,家里文学类的书和名著也算是齐全,从文学史到教育论,从古典名著到现代文学,这叫我这个语文差生情何以堪。
  当然,那些名著我大多是没看过的,但也很心安理得,因为初中课本有篇《黄生借书说》有言:“书非借不能读也。子不闻藏书者乎?七略四库,天子之书,然天子读书者有几?汗牛塞屋,富贵家之书,然富贵人读书者有几?其他祖父积,子孙弃者无论焉。”虽然是小字的课文,但是老师还是要求我们背诵了,至今还能熟练背诵的初中课文应该还有《口技》和《岳阳楼记》,当时我的《口技》是背的比TalkShow还要熟练的,令我们的小组长啧啧称奇。
  那时候的中学生活,除了偶尔下课比较晚之外还是比较惬意的,这偶尔比较晚也是因为某位过于负责的英语老师让我们背课文,背会一个走一个,记得当年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甚至有一次我在论坛上还看见她上了本市BT老师排行榜单,她的名字我现在还记得,不知道现在她是否还在那个学校教书了。下课比较早的时候其实也是有很多的,但是回家的时间却基本是每天一样,因为提前放学就意味着我们会去打个红警打个星际什么的。那时候,似乎是一个天然的少年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初中同学的面容也变得模糊了,但是很多事情依然记得,每天中午吃牛肉面或者馅饼,先吃完的人就开始说恶心笑话,或者用各种暗器道具袭击进门的同学,或者掀起新一轮的玩刺水枪的狂热,或者是要大家加入所谓某某综合医院的组织,每个人填写一个资料档案之类。回想当年的我们,再看看现在的初中生,似乎已经少有这样纯情的游戏了,现在的很多初中生的生活已经越来越单一化,恋爱、WOW、无病呻吟,是当今九零后的两大主题和一大思想。当然,还是那句话,也许是时代在变迁吧。

==========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