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26]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也

  听闻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写东西,也就很久没有更新日志。更新日志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可被删了之后再去尝试发表就有点犯贱了,就好比你喜欢揭人家的短,觉得挺开心,结果被人打了,再继续揭人家短也就不是开心的感觉了。今天偶尔想看看自己的空间贴图相册,结果惊喜的发现被管理员叔叔特殊照顾了,于是百般思考还是不知道我究竟哪里得罪了管理员,每次都给我特殊照顾,莫非是这些个叔叔阿姨看见我相册的照片太帅暗恋我?
  有人说天有异像乃是改朝换代的征兆,最近的异像可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就在几天前,QQ群开始不能发送图片,这种状况持续了大约四天。官方的解释是服务器维护,但是依然有很多人相信这情况似乎和前段时间的学生集体散步有关。当然集体和散步都不是不和谐的词语,你用不着权限我,我完全可以换个说法,实在不行我也不是非要用中文写日志不可。再者就是最近正规媒体上的新闻变得越来越少了,除了开会和改革,也看不到其他事情。前几天帝都某处报刊亭发生了个小爆炸,结果有关部门一个劲的删网上的新闻,好像报刊亭是自己的内裤,怕被人看见走光似得,不久事发地点也成了网络敏感词。网上有人说这小破事情用得着藏着掖着吗,看来某档的思维果然不能用正常人的想法去理解,简单的说就是他们常常不办人事,你也别期待他们会办人事,因为他们根本不是人。
  当然我并没有人身攻击的意思,我还是很胆小的,跨省什么的我还是很害怕的,你即使再权限我一次我也一个屁也不敢放的,在这片土地上可没有哪个奴才敢对主子高声叫嚷。我算是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吗?好吧我承认是这样的。如果每天只让我腥滑射的通稿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但是我觉得那些个地方报刊电视台电台的记者编辑都可以开除了,因为大家只是引用腥滑射通稿,自己的记者写了东西也不能发表,发表还会删,实在没什么意思。社会主义新闻学不是讲究良好的社会舆论引导吗,腥滑射已经是个很好的引导者,可以完美的带领人民走向光明,是人民的耳目喉舌,是广大劳动人民和社会底层人士的福音啊。
  说起腥滑射就不得不说起人民日爆,听闻人民日爆明天将发表署名文章,其中有一段落将是如下内容:“我们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推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其实这个陈词滥调不是第一次说了,早在档的十七大报告中,这个论调就在反反复复的在被强调,如果追溯到08年初,人民日爆还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解析“表达权”:让人说话 天不会塌》的文章,其中也重点说明了保障公民言伦白由的必要性,而现实呢,转眼三年过去了,我们的互联网连图片都无法公开发表了,就更别说什么保障公民表达权了。
  前些日子在贴吧聊天时发现有一个帖子怎么也发表不成功,后来经过反复测试发现这个神秘的敏感词组竟然是“运行游戏”。纳闷了老半天最后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行”和“游”不能出现在同一个帖子啊,看来以后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总有一天可能连“散步”都成了敏感词语了。我们的祖国就好像一个全身都是敏感区的女人,你摸哪里都不行,但是这样的女人却常常被主子拿去卖,卖到的钱还可以再让主子去风流一把。早些时候一直很期待草根出身的团派上台之后的作为,后来渐渐的这样那样的空话改革看的多了,也就麻木了。这不,五中全会又把推进改革拿出来说事,似乎有些人就是喜欢一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一边喊着,我要大步向前啊!其实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曾经对这个病入膏肓的人抱有希望。

psu (2)
==========================================
L&L八卦新闻中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