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1]自古落花流水两无情

  乌飞兔走一年又一年,2010这几个数字还没写顺手,便又一晃过去了。当年初中学《我与地坛》的时候,还在惊叹作者所给予我们的人生感悟,而今史铁生却已经去世了。时光总是这样,每每都这样匆匆过去了,人也总是这样,每每都在感慨时光的流逝。
  听闻古时候有个杂志叫绝唱团,并没有关心,我没买过第一期,所以也没买过最后一期。以前一直养成的习惯是写很长的日志,现在总想写一些东西,一些文化论题,一些科技论题,一些哲学论题,可是把手放在键盘上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那个心思了。以前写了很多东西,意义何在?也许是为了表达,但是随着人一天天长大,很多东西却没办法用语言表达了。
  无论是生活琐事的日记,还是关于新闻的闲聊,希望每一位访客能自己用脑补法心领神会。祝愿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