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28]動車事故小插曲第二彈

  本想在上一篇日誌概括動車追尾事故,不料事故發生後的不少小插曲又讓我不得不簡單的再說兩句。首先是上文中視頻鏈接中提到的,披麻戴孝質疑事故救援的遇難者家屬,楊峰。痛失五位親人,作為遇難者家屬代表的楊峰,此前曾在多家媒體面前質疑當局的救援是在做秀,並揭露在未確認死者的狀況下停止救援處理殘骸,並要求當局公佈真相。
  來自浙江紹興的楊峰,在事故中失去了妻子陳碧,以及大姨、岳母、外甥,其中妻子陳碧懷有7個月身孕。此前他曾披麻戴孝控訴,「岳母和外甥的屍體是在鐵道部宣布救援結束20小時後在現場被發現的,同車廂的另一名兩歲女童(指父母罹難的伊伊),被發現時還生還,鐵道部說的『生命的奇蹟』完全就是荒謬」。
  楊峰說,他在出事當晚9點鐘聽到消息後,從紹興開車,到溫州事故現場是凌晨1點,當他衝過兩道特警的封鎖線,「過田、過河、爬山、過鐵路,終於被我進入了現場。」可是看到的,卻是消防官兵列隊等待領導人訓話,並沒有人救援。「我自己爬進損毁的車廂,看到車內有手有腳,可是沒有人幫忙救援。」楊峰說,消防員告訴他,沒有大型切割機器,也沒有生命迹象,救援已結束,清晨5點鐘清理現場,「16號車廂被吊車吊下來,另一個車廂甚至是被拖下來的,根本沒考慮裏面的遇難者」。
  「我老婆的臉被挖得面目全非,姐姐(大姨)的頭沒有了一半。」楊峰形容當時認屍的情形說,人是用機器挖出來的。人命在鐵道部的官員眼裏不算什麼,「人還在裏面,就開始清理現場垃圾,難道垃圾比我們的人還重要?」「為什麼鐵路部門一介入,消防施救馬上就退下去了?是生命重要還是鐵路通車更重要?」認屍時,楊峰流淚問道「這是撞的,還是被挖的」?
  此後,就在楊峰血淚控訴後的次日,7月26日,有微博稱此次動車追尾事故中痛失5位親人的楊峰與有關官員會面後,態度發生180度大轉變。聲稱與鐵道部工會主席會面,得到良好回應,並談到賠償問題,但不方便透露內容。
  一直擔任受害者家屬代表的楊先生再也沒有出現,他也拒絕再接受采訪。當天有微博名「楊峰陳碧」並通過新浪微博VIP認證的用戶發表微博,自稱是遇難孕婦陳碧的丈夫,即上文中的楊峰。他證實受到壓力,表示「真的無能為力」。並聲稱如果再堅持,將「失去第六個親人」,對自己開始保持沉默表示歉意。 (『揚子晚報』7月27日)。
  我們想知道鐵道部工會主席與楊峰到底說了些什麼?我們更想知道,是誰讓楊峰害怕退縮,是什麼讓楊峰一反常態保持沉默?又是誰要讓楊峰「失去第六個親人」?這並不是對賠償的談判,也不是對矛盾的化解,而是一種赤裸裸的威脅,這種威脅,比喪失親人更讓人悲痛,更讓人窒息,更讓人憤怒!
  有消息為證:7月26日,溫州市各大律師事務所收到來自溫州市司法局、溫州市律師協會發來的『關於加強「7·23」動車事故法律處置報告的緊急通知』 ,該通知規定「所有接到尋求法律幫助要求的律師所和律師,在第一時間向市局律管處和律師協會報告,不得擅自解答與處置」。 (7月28日『東方早報』)
  而浙江省副省長王建滿則在「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救援善後總指揮部第二次成員會議上表示,要把維穩擺在非常突出的位置,穩定死者家屬、親友情緒,重視和加強社會輿論,確保社會和諧穩定。 (7月27日『溫州日報』)
  而在楊峰事件上,我們看到了當局又一次在加強社會輿論,確保社會和諧穩定取得了勝利。但是,這種勝利,是對死者尊嚴的侮辱,是對法制社會的褻瀆,是對公民權利的踐踏,是對人類良知的挑戰!面對這樣的現實,此刻的心情無以言表。橋梁垮塌,火車出軌,城市内澇,物價飛漲,而今,竟向人民的忍耐底綫發起挑釁,我只能說,媽了個比的天佑中華!

1
[圖]楊峰披麻戴孝向媒體披露救援實況(來源:香港明報)

2
[圖]脱線事故の遺族ら約100人が高速鉄道専用の温州南駅改札ホール内で抗議活動し(來源:朝日新聞)

3
[圖]遇難者家屬在溫總理來到現場後向溫總理請願希望查明真相為民做主(來源:英國BBC)

4
[圖]不知為何今天筆者點開網易新聞上的楊峰披麻戴孝質疑救援頁面已經不翼而飛(來源:筆者L&L)

================================
L&L八卦新聞中心
圖文版權所有 歡迎分享轉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