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216]年年歲歲花相似

  不知不覺又一年春節過去,再次感嘆時光飛逝的同時,繼續像個老年人一樣回憶一下往事,寫一些空洞而毫無意義的日記。隨著朋友圈和微博的發展,博客這種東西大概也沒什麼人看了,比起推特來說這裡的日記算是另一種長篇自言自語。早些年我的博客裡喜歡寫一些捕風捉影的小道消息,政治事件的評論,隨著信息越來越開放,這些有的沒的的消息也變得爛大街,甚至還不如心靈雞湯更能讓人提起興趣。加上自己也對寫博客的熱情減弱了不少,如何對自己的日記進行轉型成了一個問題。於是今天的主題是看圖說話,簡單說就是隨便從手機裡找最近的照片挑出來兩張寫寫文章。

IMG_20160122_213300
  首先要寫的是這張照片,前段時間入手了一個樂燒的茶碗,然後裝模作樣的開始研究茶道。「楽焼」是日本傳統陶器的一種,其起源來自天正年間由著名茶人千利休指導,使用興建聚楽第時的泥土所燒制。傳統的手工技藝將陶土捏的有些歪斜,正是千利休的喜好,這使得每一個茶碗各不相同獨具特點。最初的燒制手法與美濃燒大致相同,再後來加入了一些其他的燒制的手法。之前的文章提到過赤樂和黑樂,赤樂是使用紅土進行燒制,燒出紅色茶碗的一種手法。農民出身的秀吉當了關白,就像暴發戶一樣喜歡喜慶的紅色,而千利休則認為紅色庸俗而喜歡黑色,兩人因此而起過爭執,在『神屋宗湛日記』中有著相關記載。
  下面說說照片中的物件,中間是我剛剛用黑樂茶碗泡好的抹茶,左側電磁爐上放著的是柄杓,我這裡沒有條件使用傳統炭火的風爐和茶釜,右側托盤裡的是用來攪拌的茶筅,用來盛裝抹茶的棗,上面是用來取茶的茶杓,然後還有另一個茶碗。茶碗裡的茶水是不是看起來少的可憐呢,這是因為按照規定舀出一柄杓的水,但是只能用一半,另一半則要倒回釜中,看起來只有那麼兩三口的綠水,正是兩茶杓抹茶和半柄杓水的結果。循規蹈矩的恪守這些流程和條條框框,正是茶道中的道之所在。從泡茶到喝茶都有一套自古流傳下的規矩,比如端起茶碗時左手托碗底右手虎口保護茶碗,喝茶前要順時針旋轉茶碗兩下(原意是為了避開主要花紋),喝到最後一口要發出聲音以表謝意等等。而泡茶者從最初的當客人面清洗茶具開始的一套流程,則是對客人認真招待的表現,以此來表現對客人的心意,因此茶道也常常被認為是修身養性的一種方式。
  當然本人對此也沒有很深的研究,只是裝模作樣的嘗試一下,讓各位見笑啦。

IMG_20160124_211819_HHT
  第二張要說的照片是正月迎春必備物品,前段時間買的屠蘇器。現在日本的正月過年已經使用西曆曆法,每逢正月按照日本傳統會使用屠蘇器喝屠蘇酒,表示驅除一年的邪氣,使家人健康長壽。屠蘇酒是用中藥屠蘇散泡酒製成,其本來目的是預防瘟疫。屠蘇散出自『本草綱目』,而過春節喝屠蘇其實也並不是什麼日本傳統,中國的老年人大多數應該都會知道這種在中國已經近乎失傳的傳統習俗。宋代詩人王安石的『元日』中便有記載「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說的便是屠蘇酒。
  在初一的早上全家人齊聚飲屠蘇酒,和一般飲酒不同的是,屠蘇酒的飲酒順序是從年少者開始飲起,然後是年長者,逐次飲酒。原因是小孩過年長了一歲值得慶祝,而對老人而言則失了一歲,放在後面喝表祝願長壽的意思,宋代詩人蘇轍的詩句「年年最後飲屠蘇,不覺年來七十餘」表達了自己的長壽。屠蘇酒的傳統起源於唐朝,在平安時代傳入日本保留至今,現在在中國卻很少見了,從日本購入屠蘇器可以算另一種意義的出口轉內銷了。而日本的屠蘇器其實上又融合了日本漆器的精美做工,屠蘇酒除了使用清酒外還有使用甜料酒和灰持酒。在日本有著「一人飲全家無病,一家飲全村無病」的說法。
  兩張照片的看圖說話就寫到這裡,沒想許久不寫博客卻東扯西扯寫出了一篇看似有些文化氛圍的文章。現在恰逢春節剛過,先給大家拜個晚年,祝大家晚年幸福(笑)。

======
kujou_rin

2 關於 “[280216]年年歲歲花相似”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