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324]一個真實的故事

  很久之前就想寫一篇關於靈異事件的文章,卻一直因為懶癌發作遲遲沒有落筆。首先我要說的是我絕大多數情況都是相信科學反對迷信的,這裡要說的只是一些靈異的小經歷。鬼故事從小大家都聽過很多,即便有些開頭寫著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畢竟是故事,不如自己的親身經歷來的可怕。
  前幾年有次春節回家的時候,和幾個朋友坐在一起吃火鍋,聊起了這個話題。當時我們四人在其中一位友人租住的房子裡聚餐,房子很破舊,據那位租住的友人說是有些邪乎的,她家狗經常會對著陽台亂叫。風水這種東西不僅動物,人也是能略感知一二,那棟樓本身就有些偏僻進去就是一種陰森森的感覺令人很不舒服。她(A)對房子這樣的描述簡直就是一個FLAG,靈異的事情很快就發生了。飯後我和另一位朋友(B)兩個人準備回家,因為太晚A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另一位女性友人(C)陪她住下。我和B走出單元門,C在陽台上送我們,待我和B各自坐上出租車,然後C突然用微信給我發來一大堆信息。說她剛才在陽台上打招呼給我們再見的時候,感覺有人抓她的胳膊……
  無獨有偶,友人A從小就常常遇到此類事件,她小的時候有一次在窗口玩,看見小區的草坪上冒出來一個人,抓著對面樓上的老爺爺飛走了。然後她把這事告訴了她媽,被當作胡說八道被她媽臭罵一頓,然後第二天得知對面樓房的那位爺爺去世了。還有一次是她在外地上大學期間,她和幾位同學下課回到寢室,看見某位生病請假的女生正在和一個男人熟睡,大家都以為是那個女生的男朋友,結果她們激動了一會兒打開燈根本沒有什麼男人,覺得應該不是集體眼花的一群人被嚇得半死。
  除了這種和靈異現象很有緣的通靈少女,老人和兒童往往是靈異現象多發的人群。一種說法是老人和小孩生命力比較脆弱,和已逝去之物的電波相容性,比起成年人更加合得來,如果一個人成年之前沒有遇到過這類事情,那他以後遇到的幾率就很小了。這裡我要說的不僅僅是道聽途說,也有很多自己身邊的事。比如前段時間我姥姥說看見對面樓房上坐著一個人,被我媽罵了一頓(事實上也確實有可能是老眼昏花了。我認為人類的本能中就有對此類事物的恐懼,有一次我坐長途車路過一片墳地,空中飄忽著不少鬼火(學名磷火,為屍體腐爛後骨內白磷散發形成)。這場面讓第一次見到鬼火的我十分恐懼,心臟砰砰直跳,完全不敢直視它們。因為它們的確像是有著生命一般在上下跳動,令人毛骨悚然。
  中學時代我是班裡擾亂課堂紀律的領頭人,也是傳紙條活動的組織者,有一期傳紙條的話題就是靈異事件,大家一起討論自己的親身經歷。不問不知道,原來很多同學小時候都有經歷過類似的事件。首先是我自己的故事,我上小學的時候家裡住在一個市郊的軍區大院裡,全是平房的大院有幾百戶人家所以事實上大院非常大,大院的盡頭是一個有著院子的工廠,工廠的廠房裡沒什麼東西,院子大概有足球場那麼大,但是卻只有一盞燈泡,所以院子整體比較黑暗,我和小夥伴們晚上常常在工廠裡玩捉迷藏。有一次同樣是晚上,捉迷藏輪到一局我找其他人,我先找到了一位小夥伴,然後我和他兩個人一起找其他人。就在我們走到院子中央的時候,我們同時看見了一個人大小的白影,懸浮在半空中。臥槽他媽的我們兩個直接撒腿就跑,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回家裡,然後心有餘悸互相確認對方是不是也看見了。
  這種描述並非偶然,班裡一位同學在聽說我小時候的這件事後,表示自己小時候也見過那個東西。同樣是捉迷藏,但不同的是他們是在昏暗的地下室,四五個人一起看見的,突然從背後出現距離他們非常近,而且也是一模一樣的約一人大小的白色懸浮物體。這種對這個不明東西的描述,與西方所描述的ghost大致相同,我甚至有些懷疑大概是一種東西。而其他同學也紛紛敘述自己小時候的經歷,有說自己嬰兒時代一被抱進某個房間就哭,那個房間原本死過人之類。還有說自己小時候參加親戚的葬禮看見髒東西,地上有一個又像狗頭又像人頭的東西,他把這事告訴父母之後自己就忘記了,還是父母回家後又告訴他他說了這些話。班裡還有另一位女生也是通靈體質長的還不錯但是每天上課都突然流鼻血,她經常說自己看見家裡有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有次告訴我們睡覺的時候看見陽台上有個木偶前後搖擺發出咯吱的聲響。
  說這些並非為了證明某些封建迷信,農村的那些大師我是不信的,只是有些現象目前還需要合理的解釋。比如空中懸浮的白色物體,姑且可以認為現在的白色污染太嚴重了到處飛舞著大型塑料袋。而嬰兒時代的見聞,以及小時候聽家長說什麼,也完全是第三方告訴自己的其實無從證明。至於那些睡覺時候遇到鬼壓床,看見窗外也好,陽台也好,大約都是睡糊塗就可以說的過去的。大多數時候人看見幻覺往往來自內心的恐懼,受惡劣環境的影響非常大。相信大家只要尊重科學,用馬哲列主義,毛思想鄧論,科學發展觀,三個代表,群眾路線武裝自己的大腦,就一定能逢凶化吉戰勝它們。
  感謝每一位訪客耐心看完我的文章,也希望您留下自己的故事和寶貴的評論。謝謝。

======
kujou_rin

5 關於 “[280324]一個真實的故事” 的評論

  1. 比较相信是电波,然后脑子是个接收器,跟生物电产生共振就会放大信号。

    回覆
  2. 木匠

    清醒状态下从未见过什么灵异现象,大概是我阳气太盛吧_(:3 」∠ )_
    年龄越大,对坟地鬼火荒废房子黑暗的恐惧感也越少,有时候还觉得偏僻一点好,安静。
    不过鬼压床倒是有不少,被压的时候看过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带白色狐面披白斗篷的人,黑色球状气团、慢慢靠近的看不清脸的现代中年男人、自己灵魂在房间里四处走、还有空间扭曲放电的房间、但我感觉其实就是缺氧or压倒脖子or睡迷糊了……

    回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