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30]论八荣八耻碑的倒掉

  前些日子听同学说学九舍旁边草坪上的八荣八耻碑倒了,后来我是亲见的,果真如此。那天去澡塘路过九舍旁时,同学指着草坪中的碎片和我说,估计就是这些瓦砾了。不过后来证实,那碑只是完整的向后倒下去而已,并没有破碎。
  对未倒掉的八荣八耻碑,我还是记忆深刻的。经常在路过那里时不经意瞟一眼,看见那个两尺来高的碑破破烂烂的掩隐于绿荫草丛之间,碑上似乎是用隶书体竖排写着“八荣八耻”四个大字,碑旁边的几块光滑锃亮的大石头倒是比那碑更显眼一些。几块突起的大石头,加上一个碑,看起来很像草坪上立了一座小小的坟墓,不过若真是坟墓,环境还算不错的,能在大学校园的草坪上,想必是文化人的吧。校园里很多怪石嶙峋上都有刘校长的题字和姓名,这碑上倒是没有,兴许不是他写的字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上面有他的名字似乎更滑稽呢,总之他没有亲自题字还是多少让人有些失落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前几年似乎不是流行八荣八耻(以下简称八)的,而是一个好像叫做三个代裱(以下简称三)的什么伟大旗帜,那时候到处都是三个代裱的条幅彪语。后来慢慢的不知怎么三就变成八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十八罗汉什么的。不过似乎三八是不能共存的,其中不共戴天的恩恩怨怨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我是不怎么喜欢八的,因为太多了,记不住。记得有一次J和我说,其实她不怎么喜欢鲁迅,因为写的东西太多,而且每一篇都要被老师硬生生的塞进同学们的脑子里。话说回来,我记性也特别差,所以只好无奈的喜欢三而不喜欢八,虽然到现在我还是记不全三个代裱是哪三个,不过我倒是觉得三八的组合蛮不错的。说起来,三个代裱那个年代我还没在HD,也不知道HD那个时候怎么样,似乎没有听说过曾经有一块三个代裱的碑之类的。
  想一下也有点事态变迁、沧海桑田的感觉,大江东去之后下一波浪涛又会汹涌,就像俗话所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不过这次的前浪似乎没有死在沙滩上,而是随着东去的大江挂在了入海口。菊花飘落,曾经往事宛如一段逝去的梦。
  归根结底我不是想描写景物的,所以下一段姑且返回我们HD吧。HD从一开始不用和谐就是一个和谐的学校,看着校园内复古的风格就看得出来,而且HD学生的渊博知识也很具有建设祖国的潜力,虽然文化方面欠缺点。HD学生都是非常文艺的青年,一般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偶尔发生的也只是特例。例如上学期有件身边小事,到现在还令我记忆忧新,是关于J的。那天她去学校图书馆借书,把包放在图书馆入口处存包的柜子里,出来之后包就失踪了,前后不过5分钟,后来经过楼管指点,在卫生间内找到已经被洗劫一空的包,钱包(含各种卡)、U盘全部失窃,盗贼职业素养之高令人敬畏,因为连包内的水果糖也一起不翼而飞了。后来经过楼管友情提示,才知道图书馆丢包这个习俗是由来已久的,猖獗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手法也次次相同,把包拿进卫生间洗劫之后丢弃。因为每次都是女厕,所以也可以断定盗贼的性别。一个摄像头就搞定的事情校方为何毫无措施,或许是因为对此事全然不知?实在令人不得其解。后来经过某高年级学长——校广播台人士透露,图书馆门事件并非简单的偷盗,而是团伙盗窃,而且肯定是HD的学生,于是校方为了我们广大HD学生的形象以及学校的颜面,对其进行了富有爱心的包庇政策。本来嘛,HD的办学理念就是“办一所负责任的院校”,当然需要和谐友爱的发展。事后我的一同学还说,那天在学校BBS看见有人发帖,说亲见图书馆大盗了,还是正在拿他(发帖人)女友的包时被看见的,一句“拿错了”便逃之夭夭。
  另外还有很多HD的奇人奇事就不一一列举了,总而言之我作为HD的一份子,还是相信HD人的素质普遍还是较高的,只是偶尔会出现那么几个不和谐的因素罢了。每次路过九舍都会向原先放八荣八耻碑的地方行注目礼,昨天路过时也是如此,几块大石头和周围的杂草小树相互辉映,使躺在草丛中的碑更加隐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会有个人走过去把它扶起来吧,或者说这八荣八耻碑本来就不应该立在这松软的草坪上,立在这里,终究要倒的。
  注:文中“三个代裱”“彪语”等并非打字错误,而是避免QQ空间对其的屏蔽,果然大江东去,代表都无法再见到天日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