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14]熊

  当清晨我的手机想起闹钟“樱花谣”的时候,我还在梦中,极不情愿的被吵醒,一边咒骂世界一边去按手机。如果不是因为那该死的过控课程,我也不用早晨第一节就去上课。不过随即我就发现也许情况更让人不舒服,即使不想起床,甚至决定逃课,持续了几周早起的生物钟还是会让我在尿急的作用下起来,并且由于大家都在洗漱而不得不穿上衣服才好意思出去。结果最后还是弄到睡意全无,被迫洗漱准备吃饭去了。
  老师可声音好象天生就是我的克星,让我昏昏欲睡,上课不一会就迷糊的进入睡眠状态了,或者说假死更为恰当。扭曲的躺或者趴,说不清楚的姿势在桌椅上睡觉,起来后浑身酸痛,但再次听到老师的声音还是会有同样催眠的效果,让我怀疑这会不会成为继药麻和针麻之后的另一种临床麻醉方法。接下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样就下课了,于是回来继续上网。学校的网络是非常不稳定的,有时候会在最关键的时刻让你“无法显示网页”,于是我选择了游戏,直到中午我发现我又一次变得精神恍惚似乎要进去睡眠了。
  百无聊赖之时打开宏源证券集成版,惊喜的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让人兴奋的环保色,那鲜艳的颜色青翠欲滴,仿佛山涧溪边的一簇簇苗芽。一排排的苗芽欢快的跳动,和与它辉映的直逼右下方的K线组成了一幅优美的画卷。在这无限美好的山水画卷中,我仿佛听到无数人欢快的呐喊,还有野熊在林间咆哮。那是熊的歌唱啊,让人不禁萌发抄底的冲动。每次到达一个底线时,总会有人兴奋的说,是抄底的时候了,一次次的抄,最终似乎还是没有找到底在哪里。是山涧的深谷,还是瀑布的底端,似乎没有人知道。当那翠绿的3891.7映入眼帘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4000也不是底啊,那么一直以来大家在抄的又是什么,这可以叫做抄腰么。如此之牛的数字,对不起,如此之熊的数字让我的内心有种难以言表的喜悦,我可以自豪的宣布,曾经我所叫嚣的,所预言的,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不过幸灾乐祸毕竟不是君子所为,面对目前的形势,大家还是要保持积极心态应对,毕竟股票是现在唯一降价的物品嘛,难道这不值得庆幸么?曾经有人仰天长叹道,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不涨价的?当时我无言以对,现在我可以胸有成竹的告诉你答案,股票!这就是现在唯一不涨价的东西了。
  开始是想随便写几个字以表心情,毕竟只是因瞟了一眼某软件而发感慨,本不需太长,可是不料一直洋洋洒洒几千字就这样出现在屏幕上。于是就此落笔,所谓,闲人何来许多话,自语无需恐责骂,小论今后怎发展,底线何止三千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