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10]一个文盲的自白

  最近几天,我的空间里出现了一些与以往格调不同的日志,多了一些文艺的气息。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文盲往往会利用一些华丽的辞藻和深邃的诗句掩饰自己的无知,正如我现在的做法一样。
  说句实话,我从上小学开始,直到高考结束了我的九年义务教育生涯,我的语文作文一直都是很少及格的,唯独的几次不幸及格也是老师实在给我面子不想让我无限的不及格下去而已。从中学开始,语文和英语都是我的弱项,也是我综合成绩一直不佳的缘由。估计是因为我天生文学素质不高,从小不读任何小说和名著,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就是我的DNA决定了我的脑细胞是不存在文艺系统的,因此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文盲。要不是我的老妈是师范毕业的语文教师,估计我现在还认为雨果是一种美味的水果。
  记得初中有一次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是写作文,我左思右想怎么也无法落笔,最后环视四周发现了桌上的晨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天的晨报竟然有一篇字数上千的评论员文章,于是我立刻拿起报纸,奋笔疾抄,洋洋洒洒几千字不一会就搞定。第二天就这样交了工,自我感觉良好。下午的时候语文老师点评作文,当看到我的作文时,面露难色。她并没有对我的作文做一个评价,而是在全班同学面前将它公之于世。我在自己的座位上低着头,聆听着老师朗读自己的作文,那声音,那内容,宛如昨日CCTV的加长版新闻联播。直到今天我还清楚的记得那篇让我刻骨铭心的评论文:“残害生命,罪大恶极——揭露FL功的邪恶本质”。就这样,我成为了我班批判FL功的第一人,我的轶事也在同学们的笑声中成为千古笑谈。那事件之后,我发誓:从明天起,做一个文盲;劈马,喂柴,毁灭世界;从明天起,关心数学和物理;我有一个愿望,成为文盲,春暖花开。
  高中选择文理的时候,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理科,就是为了和文学决断。自从高考考上了理工大学之后,我与语文说白白的梦想终于如愿以偿。但是我并没有成为新世纪的文盲,而是成为了一个身为理工科学生却不会做积分题目的全方位立体式文盲,于是我只好以文艺的外衣来伪装我全方位的文盲本质。
  本来这篇日志是昨晚写的,字数颇多,但是因为昨天校园网升级,导致全校掉线,于是发表日志的计划只好作罢。后来不料无意中删除了存放日志的TXT文件,今天只好重写。此事说明,我不仅不文艺,还更不聪明。无论如何强词狡辩,我的文盲本质都无法改变。
  这就是我,一个文盲的自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