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05]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

  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杨佳案终于在前天以死刑的结果落下了帷幕,但是这并不是事件的终结。从始至终,本案就疑点重重,上海司法系统却始终在不公开不公正不透明的情况下办案,实在令人无法信服。
  杨佳案不在于杨佳杀了几个警察,这种事过去有,现在有,将来恐怕还会有。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而是在于杨佳被捕后,上海司法系统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众目睽睽之下的知法犯法地办案和我行我素。杨佳母亲意外“走失”,杨佳律师被莫名其妙地指定为原告雇用律师,杨佳父亲聘请律师被拒,杨佳被捕后的实际情况讳莫如深,健康情况无人可知,而 法院禁止任何媒体参加,不准杨佳的亲属参加,在律师和犯人一言不发的情况下做出一审死刑判决。这样的司法程序岂不荒唐?

  让我们回顾一下事件始末:

  一、闸北区袭警案件
  今年7月1日,北京籍男子杨佳闯入上海市闸北区政法办公大楼,连续捅伤9名民警和一名保安,并致其中6名警察身亡。
  案发9天后,上海市公安局于7月10日宣布,杨佳袭警案已侦查终结并移送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7月17日,该院对杨佳提起公诉,指控杨佳故意杀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二、母亲离奇“走失”
  7月2日,杨佳唯一信任的人——他的母亲王静,与家人失去联系。7月17日下午,杨佳的姨妈到北京大屯派出所报告王静失踪。随后,北京警方启动了对王静的寻找程序。据《北京晚报》报道,杨佳母亲走失前,曾被上海警方传讯问话,但上海警方对此拒绝作出评价。(转载者并没有说杨佳母亲是“被走失”,仅仅是客观转述媒体报道)

  三、律师备受争议
  7月19日,上海市律师协会公开表示,杨佳已正式聘请(注:是聘请还是“被聘请”?)谢有明等两位律师担任法院审判阶段的辩护。但身为闸北区政府法律顾问的谢律师的受聘资格迅速引起巨大置疑。他与原告的利益关系,以及受聘后发表的显然对自己当事人严重不利的言论,均为媒体和同业诟病。
  7月30日,来自北京8家律师事务所的16位律师,联名致信司法部、上海市司法局、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上海市律师协会,请求对上海谢有明律师代理杨佳案件中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紧急调查处理。但未有媒体报道上述接信单位有任何回应。
  更有甚者,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为此向相关司法机关举报:“谢有明律师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或者至少也是“知情关系人”。但没有机构愿意接受该报案。
  一位介入此案的检察官对记者透露:“谢作为律师,发布对自己当事人的言论,我们也认为是不恰当的。”
  截至发稿,尚未有杨佳案辩护律师人选更换的消息。(注:此文来源为《重庆晚报》)

  四、开庭慎重低调
  本案原定于7月29日开庭,由于当时奥运会临近,上海政法高层遂将审理延期到会后。上海政法系统多个消息源向记者证实,因该案社会影响巨大,上海政法高层对此案开庭时间、旁听人员等都作了“周密安排”。上海法院网并未就今日的庭审作公告,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网站上亦无开庭的消息披露。据法院内部人士透露,开庭公告是在法院门前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的。(注:此文来源为《重庆晚报》)

参考资料:《重庆晚报》《北京晚报》《财经》《广州日报》等

相关新闻链接:http://msn.ynet.com/view.jsp?oid=42510248&pageno=1

  杨佳案既不涉及国家机密,也不涉及个人隐私,为何上海司法部门要如此黑箱操作?在北京的16位律师,全国多家媒体,无数网民的质疑声中,上海司法系统仍然无视民意一意孤行,实在令人诧异。事情闹到如此地步,上海司法系统的公信力,全国司法部门的颜面何在?
  话虽如此,但杀人偿命也是天经地义,不过怕是杨大侠有生之年享受不到正常的司法程序了。杨大侠,一路走好。

词曰: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不复返。
荆轲蒙羞精卫叹,
怒发冲冠为尊严。

申江博浪慷慨死,
引刀一快作楚囚。
武松血溅鸳鸯楼,
杨侠一怒鬼神愁。

yj

==========
图文仅表本人立场 与博客运营商无关
==========
请勿转载
==========
L&L八卦新闻中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