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117]走向堕落 二六三零

  从前,在台南县官田乡有一个出身贫寒的孩子。他出生在佃农家庭,幼年生活极为贫困。他家的庭院里,有一堵破旧的土墙,他的父亲经常拿粉笔在墙上写着密密麻麻的阿拉伯数字,抹抹擦擦。几乎每隔几天,墙上旧的数字被擦去,新的数字又取而代之。等到孩子稍为长大些,他才知道家里这堵土墙上写的阿拉伯数字,原来竟是家中平日赊欠菜钱、米钱的一本“账簿”。
  很长一段时期,他的父亲没有固定职业,主要当佃农,靠向地主租地耕作谋生,一旦田里没活可干,就去当有钱人家的长工。父亲的工作不稳定,赚的钱基本上只够一家勉强糊口,要是稍有闪失,遇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工作有一搭没一搭,随即陷于入不敷出的窘境,他的母亲就得四处告贷,或者厚着脸皮向常光顾的菜贩,赊账买菜回家。实在没办法,还要跑到部队营房附近,捡拾军人吃剩的饭菜。军人吃的大锅饭,都是陈年老米,吃起来有股霉味。残羹剩饭,能够果腹苟活性命都不错了,还哪里顾得了可口与否。
  终于,这孩子艰难的上了小学,因为家里穷,父母没钱帮他买鞋,每天上下学,他必须赤脚徒步六七公里远。下了课回到家里,还要帮母亲挑粪到菜园里施肥。家里没钱买柴火烧,要趁天下大雨之后,到附近的曾文溪里,捡拾漂流而下的木头。和生活搏战,过得如此辛苦。穷则变,变则通。这孩子在小学时代,就懂得跟朋友借钱,采购孩子爱玩的赌博抽牌(一种抽奖游戏,付一点小钱,抽一张纸牌,运气好的可以赢得小奖品),为自己赚零花钱。到了高中时代,还去当市场调查员,赚学费。
  他这个“三级贫户”出身的孩子,甚至到了大学时代,第一次造访女朋友吴淑珍在台北租赁的宿舍,见到吴淑珍房间里放了一个组装的简易胶布衣橱,竟误以为那就是电冰箱。吴淑珍还透露,她的贫困男友直到大学时代,竟然连银行定期存单都没见过。足证他“三级贫户”背景,果真是如假包换。
  日子那么艰苦,然而,他从小到大,在学校里的课业,却始终是家里上下引以自豪的荣耀。小学时代,他就自觉到,自己能读书上学,完全是父母勤勤恳恳,靠着赊账,靠着辛劳干活换来的,每一枚铜板,都有父母的血汗辛酸,他读书也从不敢马虎,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他在校成绩向来是第一名。初中以后,从初一到初三,一直是班上的班长、模范生,功课依旧是第一名,所有的学业比较,举凡注音比赛、书法比赛、作文比赛,也永远包办第一名。乃至于到了高中时期,由于学业表现优异,他获准直升曾文中学高中部。高二,他又从曾文高中转学台南一中。三年高中阶段,他仍是铁打的“第一名”,毕业成绩第一名。大学联合招生考试,又以第一志愿考上台湾大学商学系工商管理组。
  据称,稍后他之所以不念台大工商管理,重考台大法律系,是因为听了当时党外“立法委员”黄信介的一席演讲,决心改读法律。大一升大二之前,他一方面应付工商管理系的课业,还接着准备重考大学。1970年夏天,大学联考的志愿单上,只填了一个志愿,他以全台最高分445分的佳绩,考上台大法律系司法组,成为司法组的“系状元”,紧随其后的第二名,联考分数为439分。更令班上同学叹为观止的是,在他重考大学之前,他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律师高等检定考试”,他不必等到大学毕业才报考律师执照考试。大三那年,又以当年律师高考第一名的佳绩,通过了律师执照考试。
  律师考试当年是窄门中的窄门,每年有一两千人报考律师考试,录取名额往往最多不超过10名。僧多粥少,每年被刷下来的落榜生,屡败屡战,一考再考,众多法律系毕业的学长、学姐考了好多次,还是名落孙山。强手如云,而他竟然能独占鳌头,金榜题名,与其说是他缔造的一项奇迹,不如说是他咬牙硬拚的结果。
  据他日后回忆,他大学时代的功课之所以能永保名列前茅,和他大学时代交女朋友不顺利有关。据称,他每次交女朋友不顺利,就一个人跑到图书馆,深切反省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随即发奋读书,想以好成绩赢得异性的青睐。从大一到大四,他的学业始终维持全班第一。到了大三,更获得台大法学院最高分之殊荣,每学期都获得象征台大学生最高荣誉的“书卷奖”,还领到台大法学院最高额奖学金1.2万元,这笔钱在1970年代初期,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以他被台湾地方政府列名“三级贫户”的家境背景,他历经十余载寒窗苦读,不仅光耀了家里的门楣,更为他执业律师的事业生涯,开辟了一条平坦的康庄大道。他日后能够从法界,转轨政界,投身党外民主活动,也是植基于早年埋头读书的那段艰辛岁月。
  ……其后,《蓬莱岛》杂志事件以及立委时期、参选市长期间的各种事件终于使他在台树立起了权威的形象。凭借着自己的小聪明,靠着国民党分裂,连宋互斗的机会下,终于在2000年成为了第十任总统。他无所不用其极地搞“本土化”、“去中国化”、“去两蒋化”,并且一再卖力推动“烽火外交”、“入联公投”,使他走上新威权主义道路,从而不断的使用自我造神的手法巩固自己的权力。他明知台独是死路一条,却偏执而为,并且误信美国坚定站在他的那一边,尤其在岛内“红衫军运动”风起云涌之际,他更得抓牢台独原教旨派势力,并视之为捍卫他家族的御林军。
  无奈,2008年民进蝉联领导人之路,遭到空前挫败,他建构新威权主义帝国瞬间崩落了。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让他的新威权主义帝国崩坏的力量,并不是来自内部自发的反省力量,而是来自瑞士的外部力量。即瑞士银行要求查明其家族资金是否疑似洗钱。最终,在2008年11月11日,他因机要费案、泄密案、洗钱案、SOGO案及企业行贿等案等被羁押入狱。其入狱犯编号:2630。
  这就是成为2630之前的他的人生,充满坎坷和波折却又一路攀升。查找资料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前半段我几次感觉鼻子酸酸的,而之后的几段,却让人觉得气愤和惋惜。从一个有志的穷小子,到一个贪腐的领导人,他的一生让人心酸。也许正是这种穷苦的经历和品学兼优的素质注定了这个悲惨人物的堕落命运。那些落井下石和谩骂的网民们,也不必整天污言秽语的叫嚣。违法贪污,法律之下自会有公道。可惜这种公道,也仅止于台湾。

==========
L&L八卦新闻中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