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119]带我走

  眼看就快要接近十一月底了,走在校园里依旧可以看到那些乱着装的人和垃圾的情侣,坏天气也挡不住他们迎着寒风伤风败俗。不知道是从哪天突然冷下来的,这里的天气从来没有预兆,甚至没有过渡,前一天还穿着单衣,第二天就猝不及防换上厚衣服。每次都很懒很倔的执意不把刚找到才穿上的衣服换掉,于是走在路上会被猛然来临的寒冷搞得不知所措,看似原地不动要比继续前行更加让人暖和,不过最后还是跳着脚走掉了,顺便不忘咒骂天气该死。

  家里的风总是会让我觉得暖,有或许是上学时候走路太急,到校以后总是会密密沁出些汗在前额,通常都不摘书包直接瘫在桌子上装死五分钟才起来准备东西。

  前一阵子同学因为不规律的生活导致胃部出现了严重的状况,经常会吐,幸好现在好了,也大概因为被其他事情转移了注意力吧。指责她的同时我也会做些虐待身体的事,就像现在没课的话通常都是早饭不吃午饭吃剩晚饭吃凉,唯一规律的就是午饭后喝咖啡,下午不睡觉自己躲在帘子后面忙些小闲事,偶尔听同学们翻身磨牙。

  有人说想在宿舍养只小狗在床下,每天起来和它说早安。我想有只小猫,瘦瘦小小的就可以,会细心将它渐渐养肥,从胆怯到放肆,它会在慵懒的午后团在我身边睡觉,推都推不醒那种,倦了的话便人猫蜷在一起一同睡着,接着生命中第三角色登场。

  你会拿着什么回来,羽毛还是落叶,有时候我走在路上,会有叶子倏然落在脚边,便自作多情的想是缘分吧将它小心翼翼捏在手上带回去,大大小小泛黄干枯夹在书本里。

  记得看《六人行》的时候,非常不喜欢看到Monica和Chandler的最后走在一起,不管看什么剧情,总是讨厌看到内部配对,指责编剧滥俗迎合大众,非要将那么单纯的友情引导到爱情的方向。最近却突然脑筋别扭的想通了,想想之前都会发笑,只是不知不觉中意识到对方很重要,其他依旧打打闹闹,只是心情变成如果对方被别人骂了而不是被自己会有不爽;只是想到未知的以后会各奔东西有些小伤感;只是看到每个朋友都放了唯一的人在心里居住会在半夜崩溃。好吧写到这里我想哭了,而且你一定不知道我曾经在假期的时候,一个人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悲伤而趴在窗台低声哭泣,电脑里YUI在唱《Understand》,还记得最后一句歌词是だいじょうぶだよ。那种仿佛掏空胸腔腹腔的空落,连心情都在那一刻静止了,感谢你们选择告诉我冰冷的真相,我已经学会了不再诅咒而是祝福,也感谢你们都一个个离开了我,好留我一个人学会平复。

  依旧活在幻想里,幻想在冬天的白昼和你看空中的月亮,走在路上也幻想旁边有你,默默在心里和你对话。一点也不悲惨啊,反而觉得很暖,边走边吃黄色包装袋的干脆面,被路过的同学抛一句孩子气,仍然不管不顾我行我素。

  够深刻了么?

  再次失控了,我。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的疑神疑鬼,有恶毒揣测的苗子在潜滋暗长。我希望时间能回到高一的冬天,如果我能预见那年寒假的撕心裂肺我就决不会去登陆新干线,如果能预见这个时候的悔恨懊恼我就决不会放纵那时候的依赖任其畸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真的不想这样,也不要总是强调那句话,听上去会觉得惶恐。

  想起来那个时候有人说“你就那么相信他么?”我只是继续低头咬海带没有去辩驳,但是心里想的是,为什么你说道理比谁都清楚放在自己身上就走不出来呢…于是我对自己说,我就是相信,这跟你不一样,你可以用一个傻字概括,你也可以把种种情况都剖开列好给我看,我只知道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失去的,我想告别过往的羞怯和猜忌,用一种无法掌控的执著去相信远方存在一个开满花的未来,固执的相信会没有赌气也没有怀疑,到时候所有今天写下的文字的线条都会延展交错长成生生不息的密林,编织出一个弥漫着草莓味道的天空。

  于是有人写下这样的句子。

  带我走,带我到遥远的以后。

-Authored by Kumi-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