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有感而发

我满怀对现实的诅咒,提笔写下此文。
看着每一个同龄人走向“死亡”,看着已经“死亡”的人们,最终,看着自己“死亡”。
面对现实的一刻,对我来说,即使我所谓的“死亡”。因为在这一刻,天真的人性被抹杀;在这一刻,洁净的心灵被污染。这就是现实,一个由成年人组成的残酷的社会。
不愿面对现实,不愿面对社会。我逃避了多少年,只因为想多开心几天。虽然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也逃不过去,但这就好比每个人都会死一样,而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多活几天。也许当我走入社会,成为一个社会垃圾,我回首这篇文章,会觉得这是一篇错误的毫无意义的文章。当然,现在的我也不会承认将来的我,因为将来的那个人性被社会抹杀的垃圾,根本不是我!
走入社会的成年人,在校的学生,两个阶级,说着自己该说的话,有着各自的思维和信念。成年人总是抱怨我们学生学习不用功,抱怨我们学生贪玩,抱怨我们学生有着无意义的爱好。当然,他们说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我们学生只是希望自己多开心一天,在面对现实与社会之前。
我并不是在寻找逃避现实的理由,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晚一些“死亡”,晚一些面对社会与现实,晚一些失去人性与纯真,多开心一天就再好不过了。同时,我也并不是忽略了社会的残酷性,但是,我现在能说得,就是这样,因为我还是学生。被“学生”这个词语保护着。追求着自己的爱好,开心着自己的开心。将来走入社会,开心的含义就不同了,因为那些走入社会的成年人所谓的开心只是在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之中挣扎出来苟延残喘的轻松而已,现在看来丝毫不是什么开心。
别对自己的生活太现实,也不要希望别人的现实。做自己想做的,只要现在认为是正确的,就不需要后悔。谁也预测不了未来,我们也不必因为未来的得失而去后悔过去的行为。我们只要开心就好,处理未来的人,不是现在的自己。
如果你已经被社会同化,那么也许你会对我这篇文章提出异议和指责。那么你大可不必担心,我过不了多久也会和你站在同一战线了。当然我不认为那个被社会同化的认识我,所以未来的我指责现在的我的幼稚,指责现在的我的玩世不恭也是正常的现象。
说了一堆废话,世界还是丝毫没有改变。走入社会的成年人依然向在校的我们讲述着社会的残酷,指责我们的爱好有多么无用;而我们学生,依然玩世不恭嘻嘻哈哈该玩什么就玩什么。这样最好,开心就好。保持这样就够了。

二〇〇六年二月二十六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