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06]白昼的月亮

  打算写些关于你的东西是刚才突然的决定,就在刚刚从外面买好吃的饼干回来的人烟稀少的路上,手插兜一个人走着不免有些无聊,想掏出手机给你短信,却想起来你正在外面提水,如果这个时候给你短信,你拿着手机的手会更冷吧,于是一边想着“反正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边跑了回去,刚走进楼道便迫不及待拿出手机,笑,你的短信刚好进来,这种默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于是突然打算写些东西给你,写些傻瓜的我们的事情。
 
  最近发生了太多难以预料的事,比如前几天我生了一场大病,回想之前的一次高烧还是在初中时候,原以为身体状况早已经比那时候健康了不少,结果还是老样子,稍不留神就导致大病。
  记得那天中午一下车就开始头晕,没有多想以为只是因为太困,还继续在寒冷的公园晃晃跳跳,从拱桥上面一冲而下,在小路上提防着出现故障的喷洒设备的远程喷水。天上布满了各种相同的风筝,我们用手点着天空模拟连连看游戏,直到被强光照得睁不开眼睛,便坐下来看石凳上的老奶奶织毛衣。
  就这样沿着湖走走停停直到下午,天色渐渐沉下来我的体温也渐渐低下来,在去KFC路上已完全凉透,你握着我的右手但只能维持它表面的温度,浑身上下从体内透着彻骨的寒气,连呼吸都是冷的。一路上你讲着小明的笑话,对不起我却只能勉强给你一个嘴角上扬的弧度。
  回到住处我倒在床上,头沉沉的不能动弹,毫无困意也抬不起眼皮,只是看着你忙进忙出找药斟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朦胧中能看见你拿着手机不停询问我的病况,想你是上了BAIDU查询症状,迷迷糊糊回答着你只觉得可气又好笑。再醒来以后将晚饭都吐了出去,并没有觉得难受,只是喉咙灼烧感强烈,时间如此漫长。仍然坚持不去医院,你偎在身边不时用额头帮我测量体温,之后又是吐,吐掉喝进去的水,像是胃部有强有力的机器强行将水排出,每次的挤压都让我呼吸困难,差点哭出来,终于撑不下去,主动提出去医院,像个跌跤受伤的小孩,焦虑又委屈,想哭但没有眼泪,你拍着我的头并帮我穿好外衣。临出门的时候再次呕吐,这次吐了胆汁。
  晚上十点半,顺利的来到医院顺利的输液,病床上手背插着针头的我异常烦躁,印象中你总是在阻碍我翻身和乱动,我嘟哝着责备你接着慢慢睡着。后半夜偶尔会醒来,看见自己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有来苏水味的枕头上,看窗帘上泛着幽幽黯淡的蓝色,你在旁边的床上和衣睡着,看你安静的侧脸,不舒服的睡姿,无处可放的脚,搭在凳子上总是会移位,猜想你睡的并不好,禁不住鼻子发酸,却早已没了哭的力气,空气中有难以察觉的轻叹。
 
  如果我在心底默默说爱你,不知道,你会否在睡梦中听见。
 
  从医院出来只是暂时控制住了体温,这点你我都清楚,最后一次吐的时候我紧紧抓着你衣服开襟,并不想让你担心,真的原本是想忍住的。
  之后是短暂的分别,原本到站的疯子买了和谐号再次返回,有种温暖的错觉,仿佛那分开的七小时你只是去上课洗澡吃饭了,当一切办好之后你又回来和我一起喝着冷饮大声讲笑话。
  然而错觉终归是错觉,就像周二下午你是真的混杂在忙碌焦急的人群里走进了车站,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回来。上一秒还在电梯旁讲话发神经下一秒就要自己一个人乘有浓烈汽油味儿的公交回去,就像现在一样,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买牛奶,一个人倚着冰冷的墙壁写东西,拒绝跟朋友分享关于你的思绪。幼稚的希望自己能回到童年,回到某个人的童年,到那个对我来说遥远陌生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一个苍白羸弱的男孩,蹲在树下挖小虫的男孩,旁边是潺潺的小溪和茂密的树林,然后以霸道的心态加温柔的语气告诉他要在未来长大的过程中记得去寻找一个乖张促狭的女孩,和他一样有窄的骨骼和多病的体质。很像一个翻版的韦固的传说,我就是要像月老一样,不管他懂或不懂,信或不信,神秘的向他透露他未来新娘的点点滴滴。
 
  我会永远记得,在学校门口有两个傻瓜,分别用硬币和钥匙展开世纪大对决。
  我会永远记得,在公交车站有两个学龄前儿童,玩一张折过的一元钞票玩得乐不可支。
  我会永远记得,在清晨的急诊处有只因睡眠不足而神态疲惫的红眼睛兔子。
  我还会永远记得,在自习室有个懒人会在写论文的间歇悄悄凑近她身旁的人,视线越过那个人的胳膊专注得看着他手里的成步堂龙一。
  那些揉烂的纸片也仍有它们存在的意义,无论在什么时候,和那些无尽的执念一样,并不是浪费时间和无病呻吟,它在时刻提醒着和你一起的弥足珍贵。当叶子在你脚边打转的时候,留心观察,那其实是它们在替我写下想说给你听的字句。
 
  写到这里我觉得过分甜腻了,像是在夏天的晚上吃过西瓜埋下种子,醒来以后顺着巨大的藤蔓攀上云端,连跌倒都是落在松软的云彩面包上,是现实里牢固的童话,是永远不会醒来的真实的梦境。
 
  你刚到的那天下午,我们在桥上吃着神奇的冰激凌寻找天空中的月亮,未果。其实我是白痴,因为你就是我白昼的月亮,不管是在冷风凛冽的晚上,还是日光和煦的白天,不必刻意去触摸,也能感觉到你在身旁的挺括线条;不必刻意抬头,也能看见你在身旁遮风挡雨的高度;不必刻意去想念,也能感知到你在身旁注视我的温暖笑意。
 
-Authored by Kumi-
 
  一千九百九十九字的日志,让我感动的几乎哭出来,除了“我爱你”,已经没有其它话语可以回应。

-Reply by Lucif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