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14]陈良宇落马之原因分析

引言
  前年九月,陈良宇因受社保基金挪用案和秦裕案牵连,被免去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并立案侦查。去年的十六届七中全会上,政治局决定给予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今年三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陈一审判决18年。审理陈的事件之后,网上和民间都讨论热烈,当时本想就此事写个日志,但一是当时没有时间后来渐渐淡忘了,二是怕风口浪尖日志发表不出去。今天偶然看见邮箱里只写了个标题的草稿,就突然想把这个文章旧事重提写个痛快。陈的问题并不好写,要写出来客观真实又要一针见血,还要隐讳婉转能够发表,在这样的条件下讨论这个敏感问题怕是很难,姑且试论其落马的原因吧。

一、陈良宇造成上海普通居民的生活负担
  据资料称,陈在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几年内,上海的房地产平均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住房问题成为很多上海普通居民的沉重负担。他强力推行城市化建设,有市民认为他最大的“贡献”是“炒楼市”,上海5年内房价上涨约200%,普通百姓要工作一百年才能在上海买一套房。而陈良宇却对此不以为然并拒绝使用任何宏观调控,它认为房价应该靠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机制来调整,出现这样的结果是符合市场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的。
  对此他还诡辩说:“房地产价格过高的地方,上海、北京、天津、深圳等地方,都建立了比较健全的房地产市场机制,没有人逼谁买房子,又不存在单位摊派的问题。房地产价格过高,这里面说的是两个不同问题:一个问题是市中心黄金地段新建的房子和一些绿化环境好、交通又方便的小区,主要是面积较大、比较豪华的房子,价格是高,甚至很高,但不存在什么‘过高’的问题。房子的价格过不过高市场自然会有平衡,房屋价格过高了就没有人买了,怎么过高法呢?事情就这么简单嘛!说房地产价格过高的人,实际上讲的是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普通人在市中心买不起这种面积比较大、比较豪华的房子,普通人买不起的那种小区别墅,这类房地产对这普通人当然存在价格‘过高’的问题,但这不是房地产价格过高的问题。其他不那么市中心的地方的房子普通人是买得起的,政府也努力地帮助他们购买,上海市政府在这些矛盾的方面做了许多深入细致的工作,维护了上海的稳定和发展。如果说在市中心建造一些低规格的房子是为了让普通人能够买得起,他们就不会认为房地产价格过高了,但这样符合市场规律和经济发展的规律吗?符合科学的市场机制吗?房地产价格并不存在‘过高’的问题,压低房价是应该通过市场供求关系来解决的问题。想通过开会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想通过行政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行政手段是不能解决市场供求关系问题的,市场供求关系有自己的科学规律。所以,真正的问题是:把不是问题的问题当作问题,然后再用不科学的手段试图解决不是问题的问题。这样的人当家,有问题啊!”(*注释)
  可见陈不仅无法认识到自己拒绝宏观调控的错误,甚至抨击上面做出的调控决定,对此他还在有关会议上暗斥温家宝不懂经济:“楼价飞涨是因为房子供不应求,土地飞涨转手就获暴利是因为土地供不应求。供求关系的道理,卖西瓜的小贩没有一个不懂的。可是,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中间,有人就是不懂,连不懂装懂都不会。”(*注释)
  但是最终陈良宇自己的所谓市场规律却导致了房价暴涨,上海人民住房问题日趋严峻。在其被免去上海领导的各种职务后,虽然网络上有一些不同角度的言论,但是上海的朋友以及各地的网络言论大部分还是拍手称快的。但在陈良宇被批捕近一年后,上海以及全国的房价依然持续上涨。

二、反腐风暴的到来给了陈良宇致命一击
  胡温新一届中国领导人上台以来,中国政治体制出现的较大的改观。许多西方媒体认为胡温新政可能会推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国内很多民众也对新一届领导集体十分爱戴。他们提出的“和谐社会”理念赢得了国内外的很大支持。政府宣传将工作重心和政府职能由经济建设逐渐转移到追求社会公平与进步上,尤其是对腐败的打击。胡温上台以来,很多国内的重大腐败案件相继得到解决,陈良宇、杜世成等一些位居显赫的贪腐官员纷纷落马,其中陈便是这次反腐风暴第一个被吹落的官员。
  以胡锦涛为核心的新一代政治派系一般被称之为“团派”,是被推测为指出身自中国共青团之干部与中共领导阶层,他们大多出身草根阶层,因而比较贴近普通民众。团派的政治主张包括,减少贫富差距,关系贫苦地区,抑制高收入阶层,社会发展均衡等等。但是自从新一届领导人上台以来,上氵每帮就一直是新领导层的重大阻力,而陈则是上氵每帮的重要人物,于是陈良宇就成为了反腐风暴直指的第一人。有分析人士认为,类似陈良宇的问题所在多有,会否遭到高层惩处往往取决于权力斗争的格局。总的来说,打击上氵每帮之后,重大的贪腐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此举在民间的反应也是大快人心的。

三、口无遮拦攻击中央政策是其落马的原因之一
  据说陈良宇个性桀骛不训,一直是挑战中央的地方势力代表,经常在开会时语出惊人大胆攻击中央政策,如之前在上文提到的反击中央宏观调控的政策等。陈在抵制中央的政策决定时经常口无遮拦语气专横,他曾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国务院领导同志对一个鸡毛蒜皮具体事件的批示,我们不可以不尊重,我们不可以不考虑,但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批示算是哪一条法律?我没有背过法律条文,谁来提醒我一下?没有人告诉我,那么这个问题就只能让法庭去决定。法庭的决定,我们当然也要尊重。”(*注释)
  对于不服从中央政策上,陈良宇还曾狡辩说:“服从必须有道理,没有道理要求绝对服从是不现实的。在军队中,士兵要绝对付出长官,光靠这个绝对服从的制度并不行,所以军队中还要有思想工作、战争动员,等等。党中央要求地方绝对服从,首先党中央要有道理,要说得服人,要允许内部辩论和公开辩论。现在,中央的某些政策指令在许多地方实际上是绝对不服从,作为中央领导,我们在会议上是不是应该先讨论一下是不是中央的某些政策指令没道理、说不服人?是不是中央的某些政策指令根本缺乏全国各地的代表性?我们遇到问题,是不是应该首先检讨一下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中央对地方是老大没错,中央要当好了老大、会当老大才能是真正的老大,否则地方各自就当起自己的老大,你能怪谁?”(*注释)
  胡温团队上台后,提出的和谐社会受到不少支持和肯定,但是陈良宇却对此有很大意见,一次他在开会时说:“太多地强调稳定就让人想到实际上不稳定,太多地强调了和谐社会说明了实际上社会不和谐,这些词,适当的场合强调是正确的,当口头禅,滥用,用多了起反作用。我们今天的会已经开了一小时四十分钟了,你们是不是觉得开始有点头晕?开始觉得想打瞌睡?口渴?肚子饿?我不这样说,也许你们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发现自己有这种感觉,但我这样一说,你们是不是就有了这种感觉?这就是我说的意思,这叫心理学。”(*注释)
  这种不服从中央领导与政策,口无遮拦攻击中央政策的行为使陈变得越来越狂妄和个人主义,最终与国家政策脱节并引起中央的注意。

四、矮化马克思主义扭曲党的方针政策
  陈良宇反对将马克思主义作为一门指导科学,主张要尊重所有的科学,他说:“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科学,数学、物理、化学、经济学、管理学、心理学也都是科学,我党在决策的时候要尊重科学,就是要尊重所有的科学。”陈的这套理论显然与我党在不同场所强调的保持马克思主义正统性说法格格不入。
  此外陈良宇还在党的方针政策上做出一些奇谈怪论,如:“提倡党内民主,不光应该体现在党内批评上,一定要体现在地方党的组织对地方事物的自主权上,而且必须是自上而下地作出榜样。我们现在党内民主是自下而上的,充其量只不过是党员民主讨论而已,更坏的是鼓励群众向上级领导发难和造反。我坚持认为,党内民主不能只是自下而上的,到了上边就只有集中而没有民主了,党内民主必须自上而下。”“加强党的领导不能脱离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理论来谈,脱离了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理论,加强党的领导就变成了仅仅是为了维护党的利益而抛弃了我党是为了最广泛的人民的根本利益服务的。有人说,加强党的领导这种提法不够确切,应该提加强党的服务,突出为人民服务的概念,这样就不会给人们一种共产党也是一个特殊利益群体的错误印象,也更能够体现我党为人民服务的特质。”(*注释)
  陈良宇的很多言论不仅表明他反对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基本原则的党的方针,淡化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却过分强调邓三论等,这表明他个人存在着严重的思想和认识问题。

五、超出党内批评攻击个人是其落马原因之一
  陈良宇在职期间,不仅多次在会议中口无遮拦的对中央政策进行攻击,还时常或明或暗的批评政府领导。经常对胡温领导人等的言论做出莫名其妙的指责(如第一段中房价部分),或者对某个领导的个人行为进行抨击,由此得罪了不少团派领导。
  和平崛起是中国二十一世纪早期开始提出的外交政策,后来有温家宝在亚细安会议以及访美期间反复重申,使之成为第一个由胡温领导的第四代领导人的外交政策。但是陈良宇却通过这个词语进行个人攻击,他说:“中国要‘和平崛起’是做的不是说的,说一次就嫌多余了,多说了就是吹牛,而且是对中国的稳定和发展不利、不负责任的。中国要努力保持长期的稳定发展,中国真的会有‘和平崛起’的一天。但是,用‘和平崛起’这种口号来激发爱国主义热情存在个问题,爱国主义在中国青年人中间已经炒得热过了头,青年头脑里就会尽想着打啊、杀啊、炸啊、登陆啊、占领啊的,喊出来的也是这些东西。你这里的青年人整天这样想,这样喊,人家就会吓得害怕中国了,你说是要‘和平’地‘崛起’,谁相信你说要‘和平’还是要打、要杀?人家就害怕中国现在的发展,人家害怕了就一定要不让你‘和平崛起’,你屁股刚刚‘抬起’,人家就要把你踩下去,你永远也别想抬起头来。以后,‘和平崛起’这类的话,说过了就算了,今后少说为妙。这是我的个人看法,我只对事不对人。”(*注释)
  陈良宇诸如此类进行人身攻击的会议发言不在少数,此外还有暗斥胡在西臧的事,他说:“吓人的话用不着对我来说,这是不起作用的。我当兵的时候是1968年到1970年,那个时候天天都惦记着要和苏联打战,部队天天都在抓战争思想动员,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恐惧死亡了,可是,我又多活了35年,现在我更加不恐惧死亡了,我也不会觉得对付几个和尚还需要头上戴一顶钢盔的。”(*注释)
  以及:“我工作忙起来了之后就很少能关心我的父亲,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父亲,当有人能够给我的父亲提供一些帮助,让他过上比较舒适的生活的时候,我很感动,算是解除了我的一点心头压力。我不能想象我可以做到15年不看望把自己从小养大的养母,当上了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也不亲自去给自己的父母扫墓而是让自己的儿子去意思意思,我做不到,因为我是有血有肉的人。”(*注释)
  对于不服从中央的政策,陈却称之为政策的变通,他还对领导进行攻击说:“为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而作出政策上变通的决定,是符合我党实事求是的原则和精神的。这样做当然是有风险的,这种风险的大下不在于对政策变通做决定的人,而在于掌握更大权力的人是不是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放在什么位置上。我的风险不小,因为上面有两个‘十拉乌子’(浙江粗话,贼儿子)。”(*注释)

六、极端的维护本地政策宣扬自己的市场经济
  陈良宇称:“上海的发展是稳定高速的,上海的高速稳定发展得到中央的支持,但不依赖中央。甘肃省目前还需要依赖中央,上海有能力帮助甘肃省摆脱依赖。”“上海是邓小平‘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见证,上海是先进代表中国共产党的先进的象征,上海是改革开放之后迅速发展的实验地,上海是我国的光荣,这就是我党领导下的上海,‘我的上海’。”(*注释)可见其个人膨胀主义和地方主义思想严重。
  陈良宇竭力维护上海的本地利益,不希望利用上海的资源来负担经济落后省份,他暗示中央目前的“宏观调控”和“平衡发展”政策是一种“平均主义”,“不但拖累上海的健康发展,也让落后省份无法摆脱依赖。”这被外界认为是对抗中央搞经济独立王国。对于中央的调控政策,他说:“太阳升起的时候先照亮东边,不是东边和西边同时照亮,我们只好尊重这样的事实,这就是尊重科学。平衡发展是好的,平衡发展只能逐步地、平稳地过渡完成,平衡发展不是杀鸡取蛋,杀鸡取蛋就是不尊重科学,平衡发展不是劫富济贫,劫富济贫的结果是均贫而不是均富。”“发展有先有后,发展永远不可能绝对平衡,把不可能的事情当作口号可能对鼓舞人心士气有暂时的效果,当真了就是欺骗自己也欺骗人民群众。”(*注释)
  他还说:“只要上海有全国想要的,平衡发展是不会把上海平衡掉的,这一点我们上海不用担忧。人家不想讲‘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候,我们就讲这个硬道理,人家停滞不前的时候我们继续发展,这就是我的上海地方主义。我对改革开放和市场机制是绝对有信心的,你们也没有人怀疑,这就好了,只要上海在科研、生产、金融、商业、文化,等等方面,处处‘保先’,钱,不管人家要把钱怎么去分配,怎么去平衡,钱总是会花到上海来的,我对这一点也绝对有信心。不是吗?”(*注释)
  可见其不仅无法认识自己地方主义的错误性,还不断对自己的一套地方政策进行吹嘘,造成陈的个人思想极度膨胀。

七、陈良宇的后台瓦解加速了陈良宇的败落
  自从新一届领导人上台以来,我国的政治状况改观很大,政策中心也由经济建设过渡到社会进步上。但是一直以来,以从上海岗位或江期间提升起来一些人员却不断坚持上一届的领导方针并造成新一代领导的极大阻力。这班人实际上除了之前说过的陈良宇,还有原先的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等人,其中黄菊也是他们中位居最高领导层的人物之一。如果要进行体制改革,则必须改变这种政治格局,其最终目的就是翻江倒海。
  反腐风暴到来的时候,许多人员涉案其中,而陈良宇所涉及的,也并非上海社保基金案一件。在上海经济案件盘根错节的调查之中,多位政府官员企业机关领导涉案其中,这些人中就包括陈良宇的上一届上海市委书记黄菊。此外其妻子余慧文参与了挪用上海30亿元社会保险基金的传闻也令其声誉受到打击。当然,此事最终并未被查证。陈的事情发展不久,也就是在07年6月,黄菊因胰腺癌突然逝世。这对于上氵每帮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打击。此后的一段时间,无论是陈良宇案还是杜世成案,以及与其相关的房地产商周正毅案等各种案件都纷纷得到解决。

八、挪用社保基金是其落马的最直接原因
  人正不怕影斜,无论是口无遮拦或是个人主义,追根究底不能成为陈良宇落马的最直接原因。作为一个党员,作为一个干部,知法犯法,滥用职权,支持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贷给不法企业主和有关公司巨额社保基金,危害社保基金安全;为不法企业主收购国有公司股权提供帮助,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利用职权在项目审批、资金安排、招商合作、土地规划、职务升迁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本人或家人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以权谋私,帮助亲属在经营活动中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玩弄女性,搞权色交易;包庇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这些才是陈良宇落马的直接原因!
  社保基金关系人民群众最基础了利益,调查公开之后引起了民众的极大不满,再加上滥用职权,败坏道德等多项罪名,陈良宇罪责重大根本无需辩驳。并且反腐败斗争关系人心向背,以陈良宇严重违纪案件为反面教材,可以促使领导干部真正做到廉洁从政。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将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

结尾
  这是一篇以反腐倡廉为主题,从正面角度论述的文章。写了这么多,最终目的还是要在博客发表。希望博客的运营方能够理解文本的正统性,并能够以党的十七大精神为指导,坚持落实“解放思想,改革创新”,以十七大提出的“保障公民表达权”为理念对反腐倡廉文章的发表给予支持。此外,也欢迎各位读者朋友见仁见智,批评指正。

*注释:陈良宇发言部分引自《陈良宇言论选编》 来源:新华社内参部

==========
本人仅表个人观点,博客运营方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图文版权所有,请勿擅自转载。
==========
作者:Lucifer 写于08年12月14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