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10]小马和螃蟹的故事

  据香港某报刊报道,最近有位于火星的互联网用户表示,世界最知名的视频共享网站之一你2B无法访问。有消息说,这是因为你2B上最近出现了一段点击率很高的关于螃蟹和马的视频,这段视频里的谐音也很快成为网上最热门的流行语。有火星专家分析说,火星网民用谐音来绕过防火墙的现象,折射出的是火星民意表达渠道不畅,以及对整肃网站限制言论白由的不满。
  有火星网友在博客上说,在火星大陆很多地区,从3月4号晚上8点左右开始,世界知名视频共享网站你2B就无法访问了。在浏览你2B主页时,很多网友遇到“连接被重置”的提示信息。通过鸭虎或摸死你等国外网站搜索youtube点坑,也出现无法连接的提示信息。尽管有网友声称你2B暂时无法访问是因为一段关于草泥马与河蟹发生争斗的视频,但确切原因暂时无法得到确认。
  虽说草泥马与河蟹的斗争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现在正值北京举行两场酒席之际,旧事重提也就充满了深刻的意义。据报道说,草泥马因为遇到河蟹侵袭而保护自己栖息地的视频,并非是《动物世界》纪录片里常见的生态环境危机故事,而是聪明的火星网民通过一段视频短片把政府打击低俗网站的运动变成了一个全民的笑料。
  除了《动物世界特别篇》的视频之外,网上还有一段儿歌,用火星改革开放初期播放的儿童动画片《蓝精灵》的曲调,填上了具有政治讽刺意味的歌词。“在那苍茫美丽马勒戈壁有一群草泥马,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马戈壁,他们顽强克服艰苦环境。噢,卧槽的草泥马!噢,狂槽的草泥马!他们为了卧草不被吃掉打败了河蟹,河蟹从此消失草泥马戈壁。”报导称,这段儿歌被发送到你2B的当天就获得120万次的点击率。火星网民们通过各种改编儿歌、自拍视频等行为表达了希望能够战胜河蟹的美好愿望。
  如果说以前的火星网民遇到整肃时敢怒不敢言,那么这次不同了,火星互联网广袤的虚拟草原里奔腾而出了一群小马。使用同音字来绕过火星网络管制和防火墙并非新鲜,但以前所有的努力都不比这群草地上可爱的小马来的成功。但是小马终究是小马,它永远只是互联网时代下弱者的武器。
(以上部分消息取自香港《南华早报》,有删改。)

图片资料:

1
传说中唯一可以打败河蟹的神兽草泥马(来源:已被删除的百度百科词条)

2
传说中戴了三个表并有坚硬外壳的河蟹(来源:维基百科 河蟹词条)

  据说,此次火星政府所进行的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已经在火星民间造成了极大的不满,很多火星网民纷纷使用各种谐音等手法对政府的行为进行了讽刺。除了因为没有及时备案而被迫强关的众多个人网站外,一些政治评论类网站也因为涉嫌低俗内容而惨遭不测。很多人认为,当局发动这场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在有很多敏感周年纪念日(例如某运动20周年)的2009年控制言论白由。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整治互联网专项行动,在许多方面与1983年的“清除精神污染”有着非常相似之处。官方先后公布了数批涉及低俗网站名单,其中有新浪、搜狐、百度、腾讯、令人讶异的是“豆瓣”这样长期被认为是高品位的“小资网站”,也在被点名、需要严厉整治之列。
  说起豆瓣,也许我身边的很多年轻朋友比我更了解这个网站。豆瓣网的主题是读书,在这个网站上大家可以互相交流,撰写博客文章,并了解年轻人在读什么书看什么电影。而这个网站,也逐渐成为了现在年轻的知识分子的集中地。豆瓣的重要特色是有许多活动小组,相当于其他博客网的圈子,在这些小组里可以互相交流共同的爱好,发表文章等。
  但是自从专项行动开始以来,豆瓣的众多小组便因为涉及低俗内容或影响网站安全纷纷被解散。被解散的这些小组包括“炎黄春秋”小组、“南方周末”小组、“北方周末”小组(以及北方周末2.0小组、北方周末3.0小组)、“民X社会主义”小组、“悼念张志新”小组、“亚洲周刊”小组、“台湾政治”小组、“言论X由”小组、“请给思想以自由”小组,还有比如“贺卫方”小组、“冉云飞”小组、“徐友渔”小组、“哈维尔”小组,“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小组、“牛博群”小组等等。
  贺卫方先生本人在他的新浪博客里提到了这件事情,有一位叫做尚高升的网友,在贺先生的博客留言中写道:“贺卫方小组聚集了国内很多重要思考者,他们理性、严肃,有时犀利、尖锐,是当代中国社会心理中十分重要的清醒剂。”据报,贺卫方小组有2676人,在这次打击低俗和色情网站的专项行动中惨遭当局解散。
  有一个叫做“实事求是”的小组也被解散了,这个小组有位前成员这样写道:他原来只知道“实事求是”是他的母校人大的校训,而且校训的字还是毛X东题的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它原来属于“低俗”之列。问题还在于他注册之后基本上没有去,被解散之后,感到“真是太后悔,太想知道了——那个名叫“实事求是”的小组到底讨论了些什么呢?” 他并且发现:“我今天又开了一个眼界,知道什么自由啊泯主啊都不可怕,他们最怕的,原来只是‘实事求是!’”
  有些被解散的小组其名字很有意思,他们肯定是某些特殊时期的结果:比如“深度围观群众”小组、“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小组、“一小撮3.0”小组、“一小撮5.0”小组、“一小撮6.0”小组、“一小桌别有用心的人”小组、“不明真相的群众”小组、“怪叔叔和蔼可亲”小组、“CCAV-10《走进伪科学》”小组等。
  众多小组被解散之后,人们马上又弄出诸如“我们等待被解散”小组、“被豆瓣解散的小组”小组、“豆瓣可以摧毁花朵,但不能阻挡春天”小组、“河蟹豆瓣人见人爱 ”小组等。当然,它们统统又被河蟹掉了。河蟹的原因为什么呢?被解散的小组五花八门,但是原因却只有一个:“亲爱的用户,您好!我们非常遗憾地通知您,您参与的小组‘实事求是’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所明确的豆瓣不欢迎内容,依据小组管理细则第1条之规定,已经解散。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豆瓣严格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的要求。我们从服务范围的选择上也希望能够保持对用户产生内容的最少干涉,基于对法律法规的尊重,对用户法律安全的保证,豆瓣在全站范围内明确不欢迎激进时政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和讨论,并将继续加强此方面的管理工作。我们感谢您对豆瓣的关注与支持!因小组解散而对您可能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同时亦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理解和配合。”
  这里只是拿豆瓣举一个例子而已,并不是特别责怪豆瓣的意思,具体豆瓣是怎么做的,为什么给这些上了黑名单,人们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豆瓣网站本身是不得已的,有许多为难之处。
  拿豆瓣来说,有些被解散的小组,听上去仿佛的确是犯了某种禁忌,属于“低俗”之类。诸如此类的东西,到底如何对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起码需要一个社会范围内的广泛讨论,让人们就此充分发表意见。问题不在于这些东西好与不好,而在于依靠权力直接拿掉这种东西,可能会带来怎样的副作用,带来怎样伴随的严重后果,同时需要付出哪些沉重代价。在拿掉这种东西的同时,还会任意拿掉其它的东西。如前面陈述的,许多非常严肃的东西,也就因为这个理由——不,因为同样的权力,而被取消掉了。表面上看来,所有令人不安的东西都给拿掉了,仿佛天下从此太平了,但是其中遭受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
  在这些被解散的小组中,有许多是与政治莫不相干,与所谓敏感话题不搭界的,这些小组的人们从来也不曾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卷入或参与政治,他们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从事自己感兴趣的某件事情,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变得滋润一些而不是那么枯燥。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此一来,原来许多不关心政治的人们,自动转为某种“反对派”,他们不是为了某种政治,而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生活,是“持不同生活见解者”者。
  崔卫平教授在她的文章中引用豆瓣网一位自称马丁·豆瓣牧师的人这样写道:起初他们修理天涯,我不混天涯,我不说话;接着他们修理凯迪,我不是猫眼,我不说话;此后他们修理校内,我早就毕业了,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干掉了牛博,我不想被干掉,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马丁.豆瓣牧师。GFW殉难者纪念碑铭文。2008年。
(以上部分消息取自崔卫平教授博客,有删改。)

资料截图:
3

  另外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行动中,虽然豆瓣榜上有名,但是整治效果却一直未能令上级主管部门满意,指示要继续清理。结果,一些豆瓣用户发现自己上传的名画图片,只要是露点的都被豆瓣以违反图片政策(色情或可能对网站运营带来潜在危害)为由删除。为此,豆瓣用户发起了“给名画穿衣服”的反低俗运动。

给名画穿衣服反低俗运动 资料图片:
(资料来源:豆瓣网已被删除页面)
4

5

6

7

8

9

  在笔者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时值两会期间,网上的新闻更是搞笑不断。号称中国互联网一大景点的网易新闻评论板块也更是异常精彩。看到这些极具讽刺意味的评论,我欣慰的笑了。(另:资料来源为网易新闻评论板块,笔者截图后的当天中午,该页面已经被关闭。)

10

11

  写了这么多,唯一的希望就是这篇日志可以在我空间顺利发表。而离我现在所在之处不远的北京,估计两会的代表们依然在关心一些不痛不痒无法落实只能说空话的问题。我现在也终于领悟了什么叫做“不折腾”:你们不要折腾,我们不让你们折腾,我们折腾你们……

====================
L&L八卦新闻中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