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暮雨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
小楼西角断虹明。
阑干私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
凉波不动簟纹平。
水精双枕畔,傍有堕钗横。
—————–《临江仙》

  北京这几天总是阴雨绵绵的,有时还伴着些雷鸣,从早晨哗啦啦的下到晚上,让人一出门,便沾一脚泥水。

  正巧赶上这几天我偶染风寒,就顺水推舟的在屋里多睡觉了。

  睡的昏昏沉沉间,就做起白日梦来,遥想小时候,但凡是有雨,我就搬了马扎,爬到窗台上,倚着窗子,随便拿本什么书,学着古人贤仕的样子,伴雨独阅。听着外面大颗雨珠打在石砖地上、看着偶尔几个人打着黑布打伞匆匆跑跳而过,乌漆漆的天上打下几个闪,掠在书面上,屋里时昏暗时亮堂,颇有一番滋味。

  或是在别处,和几个小友在院子里,从些仓库草堆里翻出些麻布袋、纸箱一类,堆砌起来,几个人钻到里面,就跟露营帐篷似的,心里霎时有了几分暖意和自豪感,觉得自己似乎也能“盖房子”了。待到雨过天晴,从家背着书包上学时,发现院子那堆早被雨冲烂的蜗居已经不知被谁清理了……

  今天,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心里一冲动,爬上园子里山丘上的亭子,往西望去,远处的香山连绵,此起彼伏;近处,清漪园的佛香阁,跟海市蜃楼似的,飘悠悠的时隐时现,想起了杜牧的《江南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现今虽不是春雨,但小桥流水、松林幽径、亭台楼阁在这京城的夏雨里,就更有味道了。

  暮色渐浓,不知哪日这雨哑然停止,夕阳斜下,被楚楚的雨刚冲刷的红瓦青砖披上金黄蓑衣,这北燕蓟之地,七八百岁风雲变幻,王朝更替,那塌断半截的虎皮城墙上,是否还记得墙下的战火喧嚣?是否还记得百年以前,同样有人站在这亭下看的那场“残势傍楼斜”的夏雨呢?

★★★★★★★★★★★★★★★★★★
★    注 意         ★
★                ★
★  本文由木匠撰写,      ★
★  联合刊登于Lucifer空间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